Tag Archives: Travelling

吃過一劑三個月的解藥,我回來了

想出去玩嗎 即管去找他
他比你解渴吧 但夜來頭痛
會發現我突然 沒有解藥嗎

他比你新鮮 但是會厭吧
想想過幾個月 蜜月期完了
我缺乏你照料 又會安樂嗎
我約會過某人 你說不要緊
我去玩到夠吧 你在這裏等

不經過花心 怎麼會安心
即管放膽試吧 共萬人狂吻
看最後發現誰 是最吸引
試試換個愛人 你最多要忍一陣
我會求你以後 當沒有發生

就是鬥氣不信 你對於我等如別人
舊了便輸給滿街的飛吻
就是放我出去 放我飛上天堂覓尋
沒有藥似你會醫這心癮
慢慢我會知道
無人是完美 正好你的錯 裝滿我缺陷

我約會過某人 你~你說不要緊
我去玩到夠吧 你在這裏等

就是鬥氣不信 你對於我等如別人
舊了便輸給滿街的飛吻
就是放我出去 放我飛上天堂覓尋
沒有藥 似你會醫這心癮
慢慢我會知道
無人是完美 正好你的錯 裝滿我缺陷

想出去玩嗎 即管去找他 即管去找他

Tusen Takk

我就是那躲在樹下的人

從來未曾在出門前這樣子的憂心忡忡,整個星期生怕意外將會臨近,焦慮得在桌上留下遺言及聯絡,交帶好身外物的分配才拾軟離家,其實才不過是駕車北上,連續兩天的一千二百公里,大概由香港到上海的距離,攀山越嶺,穿過森林和高原,沿著彎彎曲曲的海岸線離開,還要坐船,到了荒蕪又涼的目的地,結果連互聯網也接不上,得著電腦無所用,害得大家以為我又玩失蹤,抱歉。

可是如果真的就這麼的離開,也不太壞,作一個躲在樹下的人,我就成為那躲在樹下的人,對於這個網誌,小奧私陸,我的決定總徘徊在終止或改版之間,舉步不前的很累,面向太多的資訊不是問題,癥結在於我有太多的東西想寫,發表的慾望太強又要求高高,罔顧自己的力有不遞,文件夾內積壓著不少寫了一半的鬼東西,本來給小柴犬芝麻建立的分誌也遲了一整年到現在也毫無動靜,討厭自己,不進則退,許多技術問題並不懂得,往往要央求人家幫忙,悶懨懨的難過,改版不成,倒不如任其廢棄,然而我捨得麼,關了就算。

遠離了網路便一點心癮也沒有,也不用時間習慣,去年的郵輪之旅可以,今年的荒郊行也能,每天看羊看牛放狗,出海捕魚,在苔蘚滿佈的島上行行重行行,未待白夜天黑便沉沉睡去,在這裡沒有時裝、潮流、流行榜、甚至新聞的地方,人跟時間一樣老得更慢。

可是一返回大陸便再跟時間競賽,以時速一百公里南下,終得回來奧斯陸,相比香港是那麼慢的小城,仍有趕活的速度,我又跳入網路裡,以手騎滑鼠像自行車走著,精神愈來愈瘦,而身體愈來愈胖,是那躲在樹下的人,給巨大的蛛網糾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