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reatment

我們需要電擊治療來戒掉網癮嗎

親愛的,這些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首先甚麼是上網成癮,然後為什麼又要納入精神病診斷和治療範疇,再者付錢給人家將孩子捉去電擊,究竟有病的是誰呀。

閱報後便搜尋一下這個甚麼「中國楊永信網路成癮戒治中心」的來歷,得來的條目在前文後理總附帶一些字詞如地獄、痛苦、生不如死等等,在我眼裡,這個鬼中心只代表了行刑者的角色,從一看到二,是誰容許這些事情發生才是問題。

是不是真的,是不是被人隨便套上精神病人的標籤之後便是末日降臨,讀過不少關於普通百姓不明不白給關進精神病院的新聞,這究竟是甚麼的國度。我們這些寫網誌的,大玩Facebook和Twitter的重度用者,會不會有天又給界定為上網成癮而得接受強制治療,電完頭還要服藥,再交出有關戶口的密碼,喂,究竟有病的是誰呀,沒有人監管的嗎,只要家長同意便成事了嗎,這究竟是甚麼的國度,你知道的,你怎可能不知道我其實想質問甚麼。


電擊頭部戒網癮 青年痛苦失禁

內地有數以百萬人上網成癮,不少家長強行送子女去戒除網癮,山東有專家除了以軍訓方式,還以獨創「醒腦療法」、以電擊太陽穴或手指以治療網癮。曾接受電擊的青年說,那感覺就像有「 100萬根針從腦袋穿過」,有人更被當場電致失禁。

「 100萬根針穿過腦袋」

「(電手指時)那真叫生不如死,我尿褲 子了……全身肌肉都不受控制了。」去年 7月,愛體育、身高 1.85米、重 100公斤的大一男生,就這樣被 8個人死死地按在治療床上,他回憶這段痛苦經歷時說,也不知被電了多長時間,感覺就像有「 100萬根針從腦袋穿過」,總之是「徹底服了」,他走出電擊治療室時,見到父親一下子就哭了。

目前有 100多名青少年在山東名為「中國楊永信網路成癮戒治中心」接受這種治療,過去三年已治療過近 3,000人。青年受電擊治療的同時,也服用精神類藥物,入院時大多是被綁來或騙來的,只要家長批准,醫院就可派人去網吧捉人。

青年一旦入院,就要交出手機、 MP3、遊戲賬號和密碼,以及 QQ密碼,然後中心會發出一張清單,詳列 86種被禁的行為,包括不能吃朱古力、不能喝飲料和喝茶、上廁所不能鎖門、不能談論治療、不能對其他接受治療的異性產生好感、不能對過去念念不忘。

醫生:電頭有點危險

創辦人楊永信( 47歲)是山東臨沂人,曾在當地精神病醫院任職 20多年,專業是心理精神。楊雖強調自己獨創的電擊治療方法安全,但有專家批評,這種治療對青少年是一種痛苦的傷害,會造成終生的記憶痛苦,造成難以預料的後果。

本港精神科醫生陳仲謀相信,這是一種心理療法,用電擊去懲罰上網的人,下次上網時想起電擊的痛苦感受,不再上網;但他認為電頭就有點危險。

話你知:網癮當精神病醫爭議大

去年 11月,中國首部《網絡成癮診斷治療標準》,通過一些專家論證,將玩網上遊戲成癮的人,納入精神病診斷和治療範疇,引起各界質疑。相當多的專業人員認為,目前沒有標準認定網癮是精神病,將所謂的網癮青少年,強行收治在精神衛生中心,是侵害了這些人的基本權利。

一些專業人士認為,網癮與傳統的物質成癮精神病,如毒癮、酒癮、煙癮等,有很大不同。網絡成癮是對一種虛擬狀態的成癮,即沉溺於虛擬的網絡世界中。也有些專家通過研究發現,以藥物治療非物質依賴成癮者,效果並不理想。

新聞轉載:香港蘋果日報

延伸閱讀:《南方都市報》呼吸也是上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