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ree

成功爭取處理木棉飄絮問題

 

小人得道的年代,英雄落難。好好的一株英雄木也敵不過比害蟲更甚的愚官。

紅棉落絮本是平常,何來問題之有?舊日子還會搜集棉絮用以替代棉花。

本人深受花粉過敏的問題困擾,難道又真的要走出街將所有樹木斬掉?還是要求議員幫手去信有關當局替我成功爭取處理「問題」?

不順應自然,不求相棲共處,打從心裡就沒有將大自然作為價值之一,這些人當什麼官?

 

消息來源:香港自然生態論壇

update:

報已上,笑歪歪。

 

 

發電樹

沒有葉綠素也沒有光合作用,因為這是一棵假樹 electree。

但同樣需要光,透過一片一片太陽能板採收並蓄,轉成能量供底座的USB插頭充電使用,由Vivien Muller設計,而樹身則由磁鐵組成,可按個人喜好裝成不同盆景的形態。靚就靚,不過這些機會不是我的,太貴了,有幾貴,自己睇。

設計師本身也想得到製造商垂青而可量產,再減輕成本,這裡可有人會感興趣?

source: designboom

六月飛霜

乍看路邊霜雪片片,抬頭一看原來是大樹在施展魔法,東搖西擺的枝椏如臂像手般不斷揮下有若絲絲棉絮的花粉,在風中噴發,在地上積聚。是六月飛霜嗎,原來是潛意識裡太過一廂情願。

走走,看我看的

花粉退潮,但噴嚏打不停,鼻水仍是滾滾流,鼻尖卻不知何故像血管爆了,得來比暗瘡還痛的隆腫,抹鼻涕也要高難度,心情不會太好,看著互聯網上的中國大陸忽地河蟹暴增,甚麼也瘋了,Youtube、Flickr、Twitter、Hotmail、Bing、Plurk一一封了,像網絡戰更像在線遊戲,你在翻牆跑跳碰,對方也一直升呢,然後甚至裝死閉關自守,好一聲維護,像飯否、VeryCD。沒癮的我外出走走。

 

我喜歡樹,我真知道了。這是一句比喻。

 

看到朵朵耀眼的橙紅,像盛放的罌粟花似的在路旁簇擁。

 

在關上閘的小公園內,可以放心鬆繩讓芝麻蹦跳,遇上一條Labrador跟Golden Retriever的混種女犬,他們快樂似的。

 

而芝麻對狗女總是百般遷就,不吠一聲。看她笑不合攏的樂相。

 

熱吻了。

 

在公園外的不遠處,怪異的是草地上一對灰鴿子的翅膀,而這又是一個甚麼的象徵。

瑞典萬年古樹全球最老

瑞典雲杉 9550歲全球最老

瑞典科學家發現一棵差不多有一萬歲的古樹,刷新全球最老樹木紀錄,更令科學家進一步了解北歐地區氣候史。

瑞典科學家04年在瑞典達拉納山區進行樹木考查時發現該棵雲杉樹,經美國佛羅里達州邁亞密實驗室的碳成分分析後,確認樹齡達9550年,亦即是說,該棵雲杉在公元前7542年落地生根。

瑞典于默奧大學教授庫爾曼形容,今次發現「大大扭轉了固有想法」,可以令科學家進一步理解地球的氣候轉變。他說﹕「這實在令人震驚,我們一直以為這種雲杉頗遲才在該地區出現。」過去科學家認為北歐地區9000多年前還在冰河時期,但雲杉樹的存在顯示當時的氣候頗溫暖,甚至比現在更暖和。

在這次發現前,北美數棵樹齡4000至5000年的松樹是全球最老的樹。

香港明報 (2008-04-19 )


圖片來源:Science Daily

雲杉Spruce,常作為聖誕樹之用。而這棵號稱全球最老的雲杉倒不是想像中的參天巨木,大隱隱於野,在鏡頭之下有點風中佇立,有著殘年之感。

都是Bjork惹的禍

Björk的【Volta】未買,暫且不談。是次所指的Bjørk,樺樹的挪威文,與冰島語Björk同解,在血液測試報告中顯示此乃導致我鼻敏感的元凶,門外整條街上兩列翠綠的年輕樺樹。害得我這幾天即使門窗緊閉,足不出戶,也要每隔數小時淋浴一次來舒緩猛烈的咳,咳得我全身冒汗,骨頭酸痛,汽水雪糕薯片半點不沾,他媽的,Bjørk,這可是最普遍的樹呀,那麼我得乖乖服藥啦,吸了一下哮喘的粉末,又再等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