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seung Kwan O

樣板將軍澳的樣板日與夜

我在將軍澳的朋友不多,無獨有偶,接二連三的全部住在二十七樓。無論在坑口抑或寶琳,差不多沉降的高度,屋外的風景也大概相似,天天樓望樓的多麼疲累,家家戶戶窗簾低垂,而窗,總是汪汪一片。

將抽濕機的貯水箱淘空,一天一公升。

聽得到鄰居很近,細微如電話應對句句無遺,我惟有將播放中的色情片的聲浪較小。餓了便到樓下的連鎖快餐店之甲或乙,餐牌不時推陳出新,不少飯菜也給隆而重之的以特製器皿奉客,又常見母子爺孫老夫老妻不炊,二人一飯便成。悶了便穿過一個又一個商場,像五臟六腑相連,走慣了就不會迷路,堆填出來的一切,店舖還不是由大集團經營的那些,五分鐘可以走遍附近四間七十一分店,而老人如盆栽恆坐,孩童像麻雀走過,甚麼時候空調長開的室內比外邊更宜休憩,而堪稱街道的地方其實不過是連接交通樞紐的通道,這樣的街名這樣的設計再過五十年也不會有甚麼可以寫進掌故,我以為將軍澳是整個蛋糕,但更像幾塊不同的切餅擺在一起。

應該到哪裡閒蕩,有成群學生走過,有菲傭印傭走過,夾雜在上下班的人潮,間歇從地鐵站出入口咳湧出來,有一行乞老婦,活像機械的不停以頭叩地,不遠處的男子正將八達通放好。夜晚,那間廿四小時營業的超市將路面照得一地慘白,顧客提著一小袋日用品離開。

抽濕機的貯水箱又再半滿,而對於窗外的潮濕,可以怎樣。

亂行一通零九遊亞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