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Twitter

2010
10 Jun

自訂亦要找人代勞,這位人兄是二十二歲的Daniel Reese,來自英國,化名為Mr. Brass Monki,憑著一雙巧手將一對對白色的Dunk製定成獨一無二的彩繪,題材多樣,繞著流行文化走,有音樂、電影、漫畫、電玩,以及互聯網,我最愛這雙Twitter,遠比 Google的好,不過太受歡迎的緣故,下了訂單也要等等等。

14 May

長話要短說,短小又要精捍,寫在一百四十字之內的短訊本身是說話藝術的一課,我在微博與 Twitter中學習,例如怎樣將新聞撮寫濃縮而不失時地人事的重點。有時候又會是寫幾句新詩,搞不好卻會成故弄玄虛的味精金句,或陳腐像書簽上的箴言訓語,所以佩服那些小小小笑話的能手,總可以將一百四十字的侷限發揮成如小點一樣可口,更佩服是比微型小說更短的超微小說,例如當我讀到日本《Discover首屆Twitter超微小說》的獲獎作品編譯,或許翻譯或文化隔膜,不是所有作品也能領會,但有幾個讓是印象深刻,接近難忘: – 一個初冬的深夜,空曠的垃圾場。明天是丟棄大型夢想的日子。每個人都會到這裡來,丟棄自己傷痕累累的夢想。今夜,一個男子來到這裡,與他成為棒球選手的夢想訣別。 過了不一會兒,一個老人出現了,「這個看上去還能使」,老人一邊將那個夢想裝入大口袋,一邊朝著馴鹿的耳邊喃喃道:「你們說,把這個夢想放在哪個孩子的枕邊呢?」 by tahtaunwa 竹田康一郎 – 我是整形醫生。現在,女孩正向我告白。「我喜歡你,把我的臉整形成你喜歡的樣子吧。」這樣的要求還是頭一回聽到。數小時後麻醉漸漸消除,她醒了,說:「我的臉怎麼什麼都沒變?」我回答:「沒錯。我從以前就喜歡你了。」我們擁抱在了一起。「啊」,她自言自語,「我的胸部變大了」。by jun50r – 找不到工作。沒有錢吃飯。朋友給了一片口香糖,雖然不足以果腹,但不管三七廿一嚼了起來。嚼著嚼著,一直嚼到沒有一點滋味,噗地吐了出來,居然成了一尊佛像。又試了一次,這次變成了千手觀音。於是,我就這樣成了口香糖佛像師。真的哦!by wakegiorino 折野冬葱 – 女友停住了腳步,站在一只裝有棄貓的紙箱前,想抱回去養。我說,家裡只有供我們兩人生活的錢;她說,那就把你扔了,自己帶著貓回去。「祝你找到新的主人哦~」,她丟下這話,跟貓回家了。剩下的我,只好茫然爬進了紙箱。by another_signal – 病床上的他,已是癌症晚期。 突然他問道:「如果明天世界就要完結,你怎麼辦?」,我無言以對。 「如果那樣的話,我就要拼命活到後天。」他笑著說。 那夜,他就停止了呼吸。 不知道他是否成功到達了後天以後的世界。 by poly_propylene 這是其他精彩但不是我心水的翻譯作品:和邪社 想像得到,新浪微博也會弄一個類似的比賽吧。

22 Apr

登上Facebook就予人相識滿天下的錯覺,哪管對方來自哪裡,許多時候透過一小張玉照便搭上了。當然那五湖 四海裡頭不少是現實的朋友,只是在我的奧斯陸日常社交生活之中根本沒有中文。我想,如果你是我Facebook上的朋友,又不懂中文的話,將會怎樣?那些 方塊字可能仍然是方塊字,又或瀏覽器的設定不同而成為一小塊一小塊的□□□□□,將心比己,換了是我對著排山倒海又看不懂的符號在動態訊息上竄動,早就耐 不住隱藏了他或她。我想,要是大家也是拉丁字母人的話,一串一串的字倒沒有那麼礙眼,還可忍耐與略猜一二,四平八穩的中文字卻像磚頭像牆,不知不覺間隔開 了彼此,所以假如他或她隱藏了我是通情達理,正如我隱藏了那些將遊戲信息像肚瀉一樣到處放的朋友,他們也不會怪我半分。 然後 Twitter,對於香港人這種雙語動物來說,推特圍內中英並用,是如魚得水,信息長短更自如,游龍嬉鳳,好自在。但是可不保證跟隨者會否同樣受得了這種 雙語廣播,正如我不想追隨一位本以為他或她是說英文的Twitter,結果有一半卻是法語,黏住眼晴不舒服,梳不出意思來。然後unfollow了。 然後是新浪微博。有繁體人說會順應內地國情而以簡體字發表,又有簡體人看到我篇篇微博皆繁體後便大叫暈了,我也沒所謂。我看得懂你的,你亦可以將我讀懂就 是。不過在微博這差不多全是中文的社交網絡裡頭,我讀到許多漂亮的中文,新鮮的角度,有趣的觀察,這些是與我平日從媒體所看到的中國大不同,讓我喜歡流 連,關於微博,下次再談。

2009
24 Aug

大家應該記得「如果世界是100人的地球村」的故事,以小見大,假如將同樣的概念放在Twitter,以一百人為代表的數目拆解Twitter的用戶數據,又會是甚麼的模樣呢? 死亡人口有百分之二十,假如是真實的社會結構,實在非常恐怖,而只有百分之五的用戶有多於一百個追隨者,這倒像現實世界裡財富嚴重不均的情形。下一趟應該又會有人花心思將Facebook的數據圖像化,主意不壞吧。 source: Information Is Beautiful

20 Aug

今夏舊聞,又未舊得晒。話說Stockholm Pride早前為配合今年以異性戀為主題而搞出來與時並進的小玩意:“How Hetero”有幾直,只要輸入你的Twitter名字,便會根據所Tweet的用詞而分析閣下性傾向。表面上是得啖笑的噱頭,無非想多些人參與。 littleoslo is 70% HeteroHow hetero are you? How hetero is Donald Tsang or Anthony Wong? Try out any Twitter name and get the real picture. Are we really the words we use?

2007
12 Jul

Robert Burås 挪威著名樂隊Madrugada結他手Robert Burås猝逝,享年三十一歲,RIP。 Ikea Hostel 挪威奧斯陸的宜家傢俬將會暫變旅館,免費予人入住一晚。 iPhone上的Twitter PocketTweets,專為iPhone而設的Twitter網頁,直接從iPhone登入。 Nintendo Wii Wheel 小型軚盤一個,專為Mario Kart Wii而設的任天堂發佈又一款新的Wii手掣。 顏福偉【愛多80年】 顏福偉的專輯【愛多80年】終於面市了。 小奧網摘碎碎念第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