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University

2011
12 Nov

有冇腦好難講,做得出來又會有拍下來的可能,拍了下來就自然有放上網的機會。當胡應湘對唐英年的婚外情也只是以課外活動稱之,科大學生的課外活動就更不怕見不得光了。

19 Aug

其實這算不算是坦白諂媚得過份?為何不修飾一下說成:「依家港大已不單止係香港嘅大學,更係喺中國國土上一個國際大學,一定要喺中國有好重要的角色」。

2007
12 May

一直保持緘默,不表意見,事關未曾讀過《中大學生報》的情色版有幾色情、淫穢與不雅。今天有幸看到網路上的全圖顯示,讀罷不禁大嗌一聲,屌他爸的肛門,這幾頁東西可以有幾色情呀?自稱為淫穢繪本就是淫穢嗎?不雅在哪裡? 談談《性愛巴士》,看鹹片及嫖妓的經歷,女生自慰的自白,同志給直人的性愛指導,口交膜的使用,正經到不得了,有討論有反思,問卷調查提出你打飛機時會諗住邊個都算犯禁?你最想同咩動物做愛?難道你就當正自己會人獸交?畀少少幽默感,唔該。 時光大倒流,香港幾時會進步呀?少見大怪蛙蛙叫,相比九十年代中大的情色反思活動,這幾篇習作又算甚麼?用自己的眼睛看,別給學校傳媒牽著走。 延伸閱讀: 哪裡沒有情色版? 含《中大學生報》情色版原圖及香港報章風月版文章摘錄 熊一豆 三嘆

2006
29 Oct

在中國人的社會,愈是位高權重,愈難丟職。要面對工作上的失誤不難,難在面對私生活的曝光。名望之下,炒作醜聞的上佳材料往往從最尋常的碴子中找來,畢竟道德是最厲害的殺人武器。名譽名聲名氣,聽來虛無縹緲,但總比辦公室裡的一面錦旗更加具體和寫實,說穿了不就是一眾你唔識得佢,但佢識得你之人口中的「與有榮焉」?反過來說,萬一有天丟人現眼,你的罪名便是「佗衰家」。最新鮮的例子有「城大副校長養北姑」的封面故事。 跟包二奶相比,接下來我想起的或許只是小事一椿。年初在網路上偶然撞入一個遠在天邊的成人網站,芸芸千篇一律的徵友小廣告裡竟然給我看到一張眼熟的臉孔,原來是有過一面之緣的大學教授。其實近在眼前的數張照片沒有甚麼,不過是在虛報的年齡下一團色衰肉弛的身體,蓬鬆的陰毛之中露出半截微微勃起的陽具。性感肯定談不上,惟有讚一句勇氣可嘉,他沒理由沒想過,在互聯網上最隱蔽的地方,可以剎那暴露,像旺角地鐵站恆生銀行一般,人人路過,甚至獻世,如最庸俗的金紫荊雕塑,讓好事之徒到此一遊拍照留念,他應該知道,以香港一名大學教授的身份,他沒有裸露的籌碼,除非將教職押上。 別太武斷。別以為只有你才會穿上日銷萬條所謂舒服的Calvin Klein,而你的學生只會穿佐丹奴底褲過所謂沒有剪裁的日子,品味可不是當眾踩底別人來抬高自己,無論是CK還是佐記,穿在學生的身上也不過是配菜一條,他們有的是青春的肉體可以炫耀,而你又可以憑藉甚麼?難道Calvin Klein於你來說是碟頭飯上最肥美的一小塊叉燒?當別人轉告有關你這宗在課堂上談及品味的軼事,我不得不想起我看過你的裸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