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Video

以o靚模造就《年度悲歌》

我沒談o靚模,因為不感興趣,也因為「大報天天寫稿.蹤跡天天報.彷似世上只得o靚模」,好煩,Facebook、Twitter、RSS也全是「想得到超滿意回報.只需要生理發育好」的o靚模,更因為全香港也在談論,字庫裡卻沒有造字,要在靚字側邊加個小楷o,我大概有嚴重的文字潔癖,視覺上認為很礙眼,不想「o」字旁詞彙出現在網誌上吧,直到聽到周博賢在《頭條新聞》的環節《博嘴博舌》中將謝安琪《年度之歌》改成為《年度悲歌》,一段「難敵那些奔放小美麗.搔首撩弄肢體.境況多反智慧」,不得不使我也要轉載,以舒悶氣。

 

 

年度悲歌

歌詞:

陽光充沛的天際
年輕曲線的身體
羅衣稍作遮蔽
水中搖與曳
使你心癢沉迷

長被壓抑宅男飢餓腸胃
營造了機會予商家發揮
還遇上一族年青少艾
爭取瞬間出位
催化一刻氣勢

然後大報天天寫稿
蹤跡天天報
彷似世上只得o靚模
還詳述薪金怎高怎高
住豪宅剎那做到

如同在說不需清高
用捷徑上路
至算著數和食腦
想得到超滿意回報
只需要生理發育好

抬舉消費的經濟
誰搵錢誰可稱帝
原則可以不計
歪招搏出位
不會於心有愧

貧賤作家歷年刻苦坐低
成就了書本文筆多流麗
難敵那些奔放小美麗
搔首撩弄肢體
境況多反智慧

凝望社會這種走勢
怎會不衰到底

現捉現吃 挪威的綠海膽與紅海膽

請記住,海膽是否人間美味,往往關鍵在個人第一次吃到的海膽是否新鮮。那麼怎樣才稱得上新鮮呢?

現捉現吃便是。

northern norway

海膽品種全球近千,黑、棕、紫、黃皆有,而在北挪威沿岸最常見的則有綠海膽與紅海膽兩種,前者挪威語又名Drøbak Kråkebolle,如奇異果一樣大小,三五成群的抓住岩岸,而後者直譯為Rød Kråkebolle,混在大堆海藻之間,鮮橙艷紅像西柚似的,在淺海處非常容易看到。不過兩類也無人採拾,縱然水清無魚零污染,原因是一來挪威人沒有食用貝介的傳統,舊日只作魚餌之便,更何況是沒肉可言的海膽,二來挪威北部在飲食上更為保守,吃魚已經足夠有餘,無意嘗新。

那麼「坐石嘗膽」的任務便交由小滿與我去辦,請跟我走,一起看看我的攞膽之旅。

green sea urchin

corals of green sea urchin

第一天是綠海膽,採用最原始的方法,但非下海徒手潛拾,因水太冷,只是待退潮時分走到岩岸低處,以結上小網的長桿直接從海裡撈起,牠們遠比我想像中生猛,大家從短片可見即使將其暴露在空氣裡也不減活動能力,滿殼棘刺左撥右擺,還可緩步前行,放回水桶之中全身的管足又立即向外伸展,生氣勃勃。或許受驚的關係,這些其貌不揚的綠海膽還從殼頂的肛門不斷排出顆粒來,是不是未曾完全消化的海藻便不曉得了。

第二天是紅海膽,今趟要駛船到附近海域各個孤島的崖壁下打撈,牠們的賣相當然漂亮得多,據科學家新近發現紅海膽的壽命更可達二百歲,猜想手裡這些不刺手的海刺蝟亦該有七八年長,非常墜手,不過活躍程度不及綠海膽,半透明的管足一條條懶洋洋的,不太擺動。

red sea urchin

the anus of red urchin

the mouth of red sea urchin

a bucket of red sea urchin in norway

我們很快便取滿一小桶,回到島上逐一打開,先將海膽反轉,清楚看到中央處開合的口器和五齒,插入小刀繞一大圈將底部掀起、扯走,倒去海水,可清楚見到橙橙黃黃的生殖腺,即是夢寐以求的海膽籽,潤澤飽滿,我急不及待搯一小匙大啖吃下,鹹鮮一樣但味道遠遜綠海膽的濃甜,也不帶餘韻,卻有一絲苦澀,雖然知道秋冬才是紅海膽肥美的季節,看著色淡味寡的卵一瓣一瓣,再對比採拾時的樂不可支與期待,終究有點失望。

the roe of red sea urchin

既然如此,這裡風涼水冷,水草茂盛,實在是海膽「長治久安」之地,何不將食味甘香,更勝一籌的品種如紫海膽、馬糞海膽等等「移居」過來,大舉發展方興未艾的海膽養殖工業呢,假如你這樣的問,就容我代答,不必了,請順其自然吧。

為什麼呢,世界已經有太多饕餮,再多特級的海膽也滿足不了,要從山長水遠的挪威運送至世界各地,到頭來不是要用上更多防腐劑嗎,請記住,不鮮不吃,而說來曖昧,事實上挪威是開始有出口海膽的。唉,世界請別轉得太快,最後,恐怕二百年命也要嫌短。

挪威北島偶拾之二

Let’s Share 《抗戰二十年》

一首失落了的Demo,成為Beyond樂隊的過去打後,卻從另一個時代活過來了,然而為什麼一個短短5分37秒的MV,卻感覺可以如此漫長。因為二十年。

起初看到開首廿多秒的版本已經知道不會容易,製作一定需時,單是搜集資料也要花上大量功夫,還有逐秒逐格密密的剪輯,畢竟二十年要承載的太多了,是甚麼驅使有人願意費盡心思來成就一齣集體回憶的MV,無名無利,而我們不過花上一闕歌的時間。同樣的問,當年是甚麼驅使有人願意走上街頭將自己擋成槍彈下的歷史。

 

 

抗戰二十年
作曲:黃家駒
填詞:黃偉文

喔 你我霎眼抗戰二十年 世界怎變 我答應你那一點 不會變

當天空手空臂我們就上街 沒甚麼聲勢浩大
但被不安養大 不足養大 哪裡怕表態
當中一起經過了時代瓦解 十大執位再十大
路上風急雨大 一起嚇大 聽慣了警戒

應該珍惜的 即使犧牲了 激起的火花 仍然照耀

喔 你我霎眼抗戰二十年 世界怎變 我答應你那一點 不會變

幾響槍火敲破了沉默領土 剩下燒焦了味道
現在少點憤怒 多些厚道 偶爾也很躁
不管這種爭拗有型或老套 未做好的繼續做
活著必須革命 心高氣傲 哪裡去不到

他雖走得早 他青春不老 灰色的軌跡 磨成血路

喔 你我霎眼抗戰二十年 世界怎變 永遠企你這一邊
喔 哪個再去抗戰二十年 去到多遠 我也銘記我起點 不會變

錢生錢,當英女皇遇上毛主席

畢仔博客那裡看到很多很多有趣又特別的廣告,真好,譬如這齣有關德國Bon Trust財務的短片。以千變萬化的摺紙築起夢幻世界,以耳熟能詳的《Morning Mood》奏起一段偶遇的開始,男女主角竟然是英女皇跟美國林肯總統,然後呢,然後簡易明的表達了錢生錢的道理,不過,最後呢,最後竟然有偉大的毛澤東主席出現,歐洲的廣告屢次用上毛像,又屢次惹來爭議,今回要不要道歉且撤回廣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