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Weather

2009
27 Dec

雪下得大大,誰與誰也沒了過界。望著世情,愈看愈心慌,一個晚上,車子就給掩埋,兩個晚上之後呢。想到「寒冷在封鎖著中國呀」,而你,又給甚麼鎖著,在點擊又點擊的網路上發掘,一層一層雪的底下,不過是有好多個盡頭。

1 May

豬流感換過了名字作H1N1甲型流感,救得了豬卻救不了人,世衛將警戒級別再升高一級,全球恐慌就以幾何級數遞上,是各國的有關當局避免日後揹黑鍋的防患未然,是傳媒需要吸引眼球的專題可以天天炒作,還是恐慌來自事實的本身,千萬不能掉以輕心的來勢洶洶。 然而怎樣也凶不過花粉的蔓延,於我來說。 登上挪威天氣報告網站,便可看到花粉警報一欄,深紅一片,這兩天奧斯陸地區持續最高度受到樺樹花粉肆虐,即是天氣愈晴,我愈受罪,趕快下雨吧,已有兩星期不離家半步的我,換過窗簾、被褥,時時勤拂拭,開動空氣過濾系統,一切徒勞無功。今年還預早天天吞下抗敏藥,前後換了四種,使用噴鼻劑、眼藥水,甚至乎出自瑜珈Jala Neti的洗鼻壺亦買回來,一切無補於事。 下場和去年差不多,鼻子早就給擦損了,可是血紅兩眼腫如雞蛋,單眼皮變雙眼皮,分秘物像蛋白層層漿住,起床時要使勁掰開。今早還感覺有甚麼走入氣管,喉嚨癢癢的咳過不停,只能睡過天昏地暗,莫問晝夜,早唞。

2008
14 Jul

「霧裡看都市.憂傷與灰暗.人們在抱怨天氣.霧雪封光.我對你傾訴.但充滿了隔膜.似是我.故作寂寞.在一角」,第一眼看到這張霧鎖杜拜的照片便自動自覺想起二十年前夏詔聲的經典《說不出的未來》,從來不曾想過杜拜也會大霧如此,非常超現實的像天空之城,旁觀者前的感覺夢幻又美麗,但在幢幢舉世觸目的摩天大樓之下,不知道現實的生活又會是怎樣。 The interesting dozen via Digg

22 Mar

原來冬天未曾遠去,復活節的Long Friday前便忽地下了一場大雪,活像一層糖霜又輕又細的雪粉,讓人忘記了它一夜的厚度,好幾回雙腳栽沉下去,只剩半截褲管,留下深深的足印,一如那些在雪地上傻傻地走過的鴿子。

2007
14 Jun

四月離奇的暖,五月卻破了歷年來最冷記錄。好了,六月初熱浪來襲,人人寬衣解帶莫負艷陽天,誰知道過了一星期氣溫又急降至十度,新買的zip-up還有機會穿上,由高向下影來的角度,雙腿看上來便少了三吋,哈哈,信步至家附近的山岡或峽谷,看,這就是奧斯陸的夏天,短腳的夏天。

12 May

Björk的【Volta】未買,暫且不談。是次所指的Bjørk,樺樹的挪威文,與冰島語Björk同解,在血液測試報告中顯示此乃導致我鼻敏感的元凶,門外整條街上兩列翠綠的年輕樺樹。害得我這幾天即使門窗緊閉,足不出戶,也要每隔數小時淋浴一次來舒緩猛烈的咳,咳得我全身冒汗,骨頭酸痛,汽水雪糕薯片半點不沾,他媽的,Bjørk,這可是最普遍的樹呀,那麼我得乖乖服藥啦,吸了一下哮喘的粉末,又再等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