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Weibo

伊能靜:只為真理沉思

昨天伊能靜解禁了,臨睡前我讀到:「挑釁叫囂的背後,並非抹黑。他們只是希望轉移,讓你遺忘你原來想爭取的,所以記著,留著你的腦,只為真理沉思。」

挑釁叫囂的背後,並非抹黑。他們只是希望轉移,讓你遺忘你原來想爭取的,所以記著,留著你的腦,只為真理沉思。

感慨良多,想到眾聲喧鬧的還有香港此地。政府像要在衣食住行全方位的壞事做盡,接踵而來的讓大家透不過氣,最終招架不住。再頻密的看到臉書同是為了爭取自由而發聲的左右陣營,不時相互揭疤,帶著發現新大陸的狂喜,然後是改圖作歌,偶爾還會笑一下,但大家將要遺忘原來想爭取的嗎?看著不少意見領袖同在叫囂,我是非常難過的,有時旁觀也不願,不想自己成為其中一隻繞著大便轉的蒼蠅。

今早再看伊能靜的微博,剛巧這一條已被刪了,花了時間才找回流落在網路上的餘影,所以記著,留著你的腦,只為真理沉思。

在微博談雙非與自由行

簡單分享部份在微博關於雙非與自由行的對談:

龙田Hanson:香港人可以容忍英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外国人来港产子,偏偏接纳不了内地同胞。其本质的原因是有些香港人觉得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忘了香港是中国的香港,这跟上海人不欢迎安徽人,安徽人不欢迎河南人一样,都是自私的心理在作怪。 (今天 07:18)

littleoslo:回复@龙田Hanson: 你的想法不符現實。事實是過多孕婦來港,資源分配不好所引起的衝突。而將心比己,要是不引來問題,旅遊帶來財富,以港人德性才不跟錢作對,不論對方來自那裡也一樣歡喜。相反有人作了不好的事,而不自省,只會叫問題更糟,最沮喪的是這種不滿也直接由港府政策造成。 (今天 08:00)

龙田Hanson: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自由行暂停一年。你们可以想象一下这种损失与孕妇带来的不便哪个更严重? (59分鐘前)

littleoslo:回复@龙田Hanson: 我不跟你假設,因為問題已很嚴峻,別老在談錢。社會不是富得只剩下錢的。你知道麼,網上流言說罷遊香港,港人反而高興,你就該知道問題。中港該互愛磨合而非急於一體化。自由行不來,奶粉呢,名牌品呢,有供有求,兩不相欠,但請相敬如賓,一隻手掌打不響。 (42分鐘前)

Annie_chenhj:回复@littleoslo:我是上海人,很客观地讲,必须承认的一点是,大陆人赴港生育确实占用了当地人的资源,造成资源紧张,当地人的权利受到影响,而且这点赴港的并所谓的中产阶级,比较嚣张跋扈,我们都觉得很难忍受,最近几年香港的风气确实也没之前好。。。 (35分鐘前)

littleoslo:回复@Annie_chenhj: 其實文化有差異,是不爭的,也不該妄說和諧,要怪的可不是大陸人,而是港府政策。人望高處,水望低流,如果口裡說香港不好,湧來幹啥?為了下一代的幸福這我明白,但人家也有不滿的理由。只怪港府還空談治標不治本的策略。 (30分鐘前)

Annie_chenhj:回复@littleoslo:同意你的说法,其实上海目前的处境和香港是一样的,甚至更糟,2000万人口,非本地的1000多万,而且基本都是农村出来,人口素质偏低,座地铁不买票,大声喧哗,不能说他,一说就说你歧视,他们为上海的建设作出多少多少贡献,还不让你说上海话。。。其实矛盾也很尖锐,问题是政府。。。 (24分鐘前)

littleoslo:回复@Annie_chenhj: 我們都知道問題根源。處理手法,有統一癖,不想各地有各自文化差異,不喜個人不同,最好全部人一個模就方便了…. (22分鐘前)

皮薄馅靓小兜兜:双非孕妇问题,不但香港政府有责任,让公共资源合理化。大陆地方政府不配合的话,人类是阻止不了中国的婆婆生孙子的意愿,想当初办通行证很严格,照片资料不准确就会被扔出来,现在哼哼哼,多花点银子,想什么时候出证都行 (11分鐘前)

微博文體之胡恩威談香港流行音樂的低俗

覺得胡恩威在微博的言論給人怒插有點可憐,他指出的問題不算新鮮,但亦算香港樂壇的部分事實,不無道理。可是在微博這樣百多字的文體裡,第一條只是指出俗雅而沒有後文接連,在眾人轉發之後變成獨立一條,難怪人人不爽。

「胡恩威:香港流行音樂從來都是十分低俗的;許冠傑也是很俗;黃霑也是很俗很老套的人生觀;俗是香港文化的主體特色;俗是意識上的;像"命裏有時終需有;命裏無時莫強求"”變幻原是永恆"阿媽係女人的俗。西方流行文化多元得多;俗也有;詩意也有;政治也有;哲理也有。」

再讀一遍,只是胡沒有掌握好微博體裁,所以才予人偏頗之感。當中的俗是指意識形態之上,不夠多元及顛覆。然而,矛頭當是指向主流所呈現的上榜歌,畢竟年產逾千首作品實在不是千篇一律,但要大海撈針不是易事,除非閣下素有研究留意。這牽涉到樂壇的權力與受眾的惰性,而非雅俗。

胡恩威微博餘下數條:

台灣也是多元;無他台灣歌手和創作人也有文化教育水平高的;有自身性格和氣質的;寫詞風格也多樣。香港的詞人小聰明一大堆;很會惜力;但意識形態大都小小家家;歌手也是;讀書少見識少也可能是一種現象。無大志和小氣也是香港流行文化的特色。

香港人流行音樂知識大都局限於香港流行樂壇小世界;大部分香港人都不知道音樂歷史和不同流派對社會的影響。香港樂壇非常封閉;電視電台播放音樂口味非常窄;香港人基礎音樂教育只著重音樂樂器考試;而沒有音樂欣賞和修養培育;所以香港主流音樂巿場十分單一。最奇怪是所有階級和年齡大都聽同一種音樂。

香港八十年代除了達明和Beyond; 太極之外;還有很多不同曲風和意識形態的樂隊;例如黑鳥和郭達年的作品便是有著更強的社會意識;但是香港的主流傳媒完全把這類型音樂視而不見。學術界更只會重視個別的流行icon; 而不是全面地研究香港音樂的歷史和流派之演變。

而林敏驄及黃貫中等的回應,如果以通識科閱讀理解觀之,則是答錯題了,零分重作。

林敏驄:要雅俗共賞,要雅得起,俗得起,先至串得起,正經得起,玩得起,才是了不起;詞人無令人哭令人笑,甚至令人哭笑不得的本事,算個甚麼?!!要教識人寫個”服”字,就是這樣容易。講填詞,你地識條戀。

黄貫中:不可小看粵語歌詞的俗,人+谷=俗,集眾之地,是既定之現實,俗是最直接的溝通手段,反而高深不難攀附,俗卻實難作假,有時不是沒有高深,只是弦外之音也必須要有智慧的耳朵。我的愚見:若能雅俗共賞,何必對牛故彈琴?自賞弧芳又有何用?高而不深更浪費彼此時間。「俗」是我高尚的目標!對不起胡先生。

微博三則

睡前讀了微博三則,轉載分享當中的笑中有淚,太多諷刺,就是因為從不缺乏針砭的題材,妙用對比,就是因為社會太多反差。

【中國奇跡】孩子獲救不是奇跡,只死35人才是奇跡;及時搶救不是奇跡,及時掩埋才是奇跡;民眾獻血不是奇跡,要自墊醫藥費才是奇跡;領導關心講話指示不是奇跡,領導住酒店吃大餐才是奇跡;局長問責被撤不是奇跡,換上一個有重大前科的才是奇跡;下面民怨沸騰不是奇跡,上面穩如泰山才是最大的奇跡! @ 阿里爱爱

乘地鐵吧,電梯垮了。坐動車吧,追尾了。坐客車吧,起火燒了。喝口水吧,農夫山泉長蛆了。吃點肉吧,八戒比唐僧貴了。看籃球吧,姚明退了。看足球吧,老撾都進咱兩了。擺個攤吧,黑社會當城管了。捐個款吧,錢都買瑪莎拉蒂了。出個國吧,賴昌星都遣返了……【總結:日子木法過了】 @ 重口味宅腐女

剛剛,CCAV新聞頻道午間新聞總共用了20分鐘報道7·23列車脫軌事件,其中12分鐘是在歌頌武警消防,歌頌醫院,歌頌搶險救助安排多麼及時多麼合理,其中7分鐘是在描述中央是多麼重視,領導是多麼親力親為視察安撫。只有1分鐘實在講述列車相撞和脫軌的情況。而去挖掘這起事件的原因和糾其責任,0分鐘 @ 阿里爱爱

903 DJ Wasabi

根本就是小事一樁,而我偏要拿來小做文章。

事緣前兩天我發了微博連結了陳雲致梁振英「公開信」一文。轉上轉後看到那名 903 DJ Wasabi 的留言:

我回話:

本來就算,我很多時候不再跟文回文,但忽然看到他又來了這一條微博:

我看了大感莫名其妙,既然那位 Wasabi 先生叫人不要再 @ 原文,那為何又在同一條微博裡用引用我的原文?不過叫我討厭的是背後那種邏輯,也是我想在此不吐不快的理由,一來這是雙向的微博,不是電台DJ 開咪一言堂的自說自話。二來,甚麼用上開火意味甚濃的「挑釁」一詞呢?於是我便看看他們說了什麼:

還以為有什麼大偉論,原來又是這些那些錄音機言詞,留言者有說陳雲野蠻,有說示威者的行為做法同打仗用平民擋子彈有何分別,有問為何不支持這種抗議方式,就要向警察一方走去?世界上只有兩條路嗎?

世界上只有兩條路嗎?不是的,世界不是非黑則白,但非友則敵的人似乎是 Wasabi 先生吧,觀其言談,好像就只有他最懂民主了。根本了無新意,我再回:

講真微博上瘋言瘋語何其多,句句上心便一早死了,我看不過眼是這些小動作,你喜歡便繼續討論,各持己見或雄辯滔滔也好,但用不著叫人不要什麼 @ 原文,挺無謂,要討論就繼續,要打飛機出精就另發新博,不要一邊 @ 我又叫人不要 @ 我,還說免得我以為他在挑釁我,他這樣說才來者不善。結果呢,他回了:

幾句話睇穿晒一個人的思維,口吻十足十阿爺教港,特首訓示80後,成熟啲啦你,牙齒骨頭等可用作年齡鑑定,精神年齡又點計呢?如果好似咁佢就叫成熟,就真係熟到爛了,我才不受這套。下下@ 我又說是 System 問題,又係一樣官方口吻,況且既然無辦法,你當初又係先提出叫人不要@ 我的那一位,囧極。再者,Wasabi 先生你好歹也是一名DJ,在公眾媒體說話的領域有一位置,不就是你口中所說的有影響力麼?你自己又說了什麼話來呢?

曾經讀過一則有關叱吒樂壇廿周年場刊的花邊新聞,要是屬實,只覺其人誠信破產,所以再談什麼民主也無說服力可言。耍得這些技倆的人假如為官,跟暗地裡竄改教科書的,又有何分別?

新浪輕博客,Qing Qing 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玩了新浪微博剛推出的輕博客 qing 十五分鐘,看來微博將要過渡到輕博客,至少輕博客的版面可以將微博吞併。

如果微博是 twitter 99%的克隆,那麼 qing 就算得上百分之一百的參考了 tumblr。畢竟微博在設計及功能上,於我來說是絕對比 twitter 的好。而 qing 的操作尚算簡單,玩過了 tumblr 就能立即上手,基本連可選的 theme 也一樣,layout 和 graphic 亦處處可堪對照,習慣了應該會有投入感的。

還有人寫 Sina Blog 嗎?Yahoo 網誌呢?Xanga 也跟一眾學生畢業後消聲匿跡了。時間證明了不會人人寫 Blog,正如百年來也不見得人人會天天用簿寫日記,上 Facebook 已是足夠。還記得網誌方興未艾之時不少人還爭著為其下個定義而鬧得面口耳熱呢。

各類媒體應付了不同人不同的需要,微博是打一個噴嚏,輕博客就是去一次小便。那麼像我在自己的網誌上喋喋不休的呢?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