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Xanga

是我孤陋寡聞感到太意外

在Facebook看到一條Xanga的連結:

是我孤陋寡聞感到太意外,觀其口吻不過是十二、三歲的初中生吧,於是便問問網誌作者是誰說出來的,結果更大出所料,答案是其爸爸媽媽,一下子怎麼說呢,我寧願為人父母者的他們說不知道,叫孩子自己找找看還好。然後我再留意一下,作者原來已經將近十七歲。

是我孤陋寡聞感到太意外,如果不是六四廿周年,或許我不會察覺自己與新一代是何其脫節,亦不曉得香港教育出現的問題是何其嚴重,朋友認為不可單單怪罪其父母,畢竟十七歲的她該為自己的無知負責。

是我孤陋寡聞感到太意外,一直以為成長在互聯網的一代該不會那麼容易受到蒙蔽,面對資訊無間的流通不用再那麼被動,到處也是為求知慾開了方便大門的渠道,而十七歲的她怎麼可能如此。面對大是大非的六四仍可這樣人云亦云,是非顛倒而不求甚解,那麼日常生活的小事呢。究竟她這個例子不過是萬中無一,還是冰山一角,她身處的地方是香港,一個尚可公開談講六四的地方,究竟出現了甚麼問題。

原來我們還未做得足夠,其實我們應該做得更好。一位年輕的朋友告訴我也想上街出席集會,但內心還有掙扎,有點害怕。我問掙扎甚麼呢,害怕是來自對事件的陌生嗎,無論怎樣也好,出外走走總好過呆在家裡,看看人群,感受一下,給自己去認識和經驗的機會,當我們還可以選擇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