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地方明明沒有來過卻似曾相識,明明是空無一人的巴士站,但我清楚記得上下班的時分排隊等車的人龍,在烈日或暴雨下打傘。有多少曾經每天路過這裡的人經已死去?惟有地方留下,希望可以留下。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