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胡恩威在微博的言論給人怒插有點可憐,他指出的問題不算新鮮,但亦算香港樂壇的部分事實,不無道理。可是在微博這樣百多字的文體裡,第一條只是指出俗雅而沒有後文接連,在眾人轉發之後變成獨立一條,難怪人人不爽。

「胡恩威:香港流行音樂從來都是十分低俗的;許冠傑也是很俗;黃霑也是很俗很老套的人生觀;俗是香港文化的主體特色;俗是意識上的;像"命裏有時終需有;命裏無時莫強求"”變幻原是永恆"阿媽係女人的俗。西方流行文化多元得多;俗也有;詩意也有;政治也有;哲理也有。」

再讀一遍,只是胡沒有掌握好微博體裁,所以才予人偏頗之感。當中的俗是指意識形態之上,不夠多元及顛覆。然而,矛頭當是指向主流所呈現的上榜歌,畢竟年產逾千首作品實在不是千篇一律,但要大海撈針不是易事,除非閣下素有研究留意。這牽涉到樂壇的權力與受眾的惰性,而非雅俗。

胡恩威微博餘下數條:

台灣也是多元;無他台灣歌手和創作人也有文化教育水平高的;有自身性格和氣質的;寫詞風格也多樣。香港的詞人小聰明一大堆;很會惜力;但意識形態大都小小家家;歌手也是;讀書少見識少也可能是一種現象。無大志和小氣也是香港流行文化的特色。

香港人流行音樂知識大都局限於香港流行樂壇小世界;大部分香港人都不知道音樂歷史和不同流派對社會的影響。香港樂壇非常封閉;電視電台播放音樂口味非常窄;香港人基礎音樂教育只著重音樂樂器考試;而沒有音樂欣賞和修養培育;所以香港主流音樂巿場十分單一。最奇怪是所有階級和年齡大都聽同一種音樂。

香港八十年代除了達明和Beyond; 太極之外;還有很多不同曲風和意識形態的樂隊;例如黑鳥和郭達年的作品便是有著更強的社會意識;但是香港的主流傳媒完全把這類型音樂視而不見。學術界更只會重視個別的流行icon; 而不是全面地研究香港音樂的歷史和流派之演變。

而林敏驄及黃貫中等的回應,如果以通識科閱讀理解觀之,則是答錯題了,零分重作。

林敏驄:要雅俗共賞,要雅得起,俗得起,先至串得起,正經得起,玩得起,才是了不起;詞人無令人哭令人笑,甚至令人哭笑不得的本事,算個甚麼?!!要教識人寫個”服”字,就是這樣容易。講填詞,你地識條戀。

黄貫中:不可小看粵語歌詞的俗,人+谷=俗,集眾之地,是既定之現實,俗是最直接的溝通手段,反而高深不難攀附,俗卻實難作假,有時不是沒有高深,只是弦外之音也必須要有智慧的耳朵。我的愚見:若能雅俗共賞,何必對牛故彈琴?自賞弧芳又有何用?高而不深更浪費彼此時間。「俗」是我高尚的目標!對不起胡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