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隻斑馬》的夏宇的《那隻斑馬》

夏宇從來都是這樣優秀,看到博客來有關的頁面便一目了然,關於夏宇的新書《這隻斑馬》和《那隻斑馬》,是文學是設計是書是遊戲甚麼也好,可以將兩本作品本身看成位一份吧?讓讀者自己更主動的參與文本的創造,是我的第一印象。我會滿心歡喜的捧回家,如果在二十年前的話。

我老了,老得對大多的實驗麻木,又或是需要新的刺激來更新自己的觀感,如果我這刻手上有這兩本書,我會像隨便翻開電話簿的一頁,然後又合上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