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

其實昨天在車上因為陳珊妮的歌《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拍好了一整段公路的影像,只是懶得放上來,不過今早起來無獨有偶的看到my little airport的《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想起從前跟朋友仔在巴士上拍下彌敦道的一段一段口窒窒的癲疲,唸詩或讀書,也大概如此。但為什麼要選擇在北歐凍死,是不是香港太熱沒有了冬天,道路也窄得如膠飲管在喝凍檸茶的時候不時給果核堵住,所以要遠離不爽之地到想像的北歐國度呢,事實上我認為凍死不好,雪又重又濕,風又急又尖,如冰了的三文魚,硬得打死狗,不好不好。不過,先環遊世界好喔,還未到芬蘭之前應該會打消自殺的想法吧,世界真的,多美好,只是要儲錢才能看到。

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

作曲:阿p
填詞:阿雪
編曲:阿p

歌詞

這個抑鬱的星期天
我們在討論自殺的方法
你說嗑藥不錯
我說萬一死不去 還要洗胃很辛苦
割脈也太痛 不能接受
燒炭你我都認同最舒適的方法但未免太消極可悲
你說不如凍死穿汗衣在北極凍死
我滿心歡喜 提議先到芬蘭旅遊 然後穿汗衣凍死
你說其實可以先環遊世界 然後到芬蘭凍死
好主意 我說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
很浪漫的想法
你問打算何時進行 不如就29歲 活在永遠的29歲
我說時間無多 要開始儲錢 為了我們的計劃
你說你有積蓄 可以資助我
我感動地幻想29歲我們一起到北歐去

註:Facebook的品質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