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雄、司徒華,一串問號

離家幾天期間得悉長毛因為痛罵華叔一句癌上腦而給人大造文章,竊以為不過是讓別有機心之人找來話柄搞一杯風波,將民主黨棄明投暗引來的焦點轉移視線,難得又有群眾附和,只嘆大家糊塗。

不過回家後有機會看到現場片段,又忽地明白何以事後會有群情洶湧的責其涼薄,的而且確,渲染之烈幾達文革批鬥,然而情景並不陌生,與早前於銅鑼灣大嗌曾蔭權仆街無異,同是此起彼落句接句的模式,甚至也可換成特首暨眾高官喊政改、起錨一樣,了無新意,部分人接受不了是因為受靶對象變為一向受人景仰的司徒華,不難怪。

太過習慣了廣東話之惡毒,對我,就當時場面計算,癌上腦之言遠遠不比接二連三的司徒華仆街來得震撼,但是我更留意其時長毛對華叔擲下的三言兩語,給我帶來一串問號。

以長毛跟司徒華相識多年,何以偏要在這刻重提華叔以前為共產黨一員,又於八九年後給中共趕走之事?並指其不敢撰寫自傳的原因是過去有四十多年不能見光的歷史,梁國雄說得出來便該知細情,但這不阻其二人過去的友誼,既是接受得了又何來在這時候來個懸念式的抹黑呢?與其在癌上腦一事上兜圈,我更好奇近來這好比權力鬥爭的幾場交手,而當中我們所追求的民主,於政客眼中其實又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