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由互聯網開始

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由互聯網開始,就說我是危言聳聽吧。

以「因果報應」作答的莎朗史東實在是愚不可及,跟CNN一樣要道歉作結是預料之內。可是我著實感到不安,誰的言論不中聽便要認錯,誰的捐贈不足夠便受責難,動輒高喊抵制杯葛、封殺圍堵,言之不文卻行之廣遠,透過互聯網觸動一整個國家的神經,千萬人的呼吸由同一個鼻孔出氣,猶若文化上風暴的橫蠻。

面對人家意見相左,行動有異,除了靠住自己一方人多勢眾的反對、謾罵和咀咒之外,我們還有別的辦法嗎?市場龐大,國力漸豐,千絲萬縷的關係之下,對方不得不看佛面看金面,屈服下來,可是他們還有別的辦法嗎?

我們哭泣,我們哀悼,然後便將網頁刷成黑白灰階,不得歌舞昇平便要泡在悲傷之中,甚至全國地方電視台也得停播NBA賽事,這些事情我可以理解,但不太習慣,情緒真的可以像機械操作一樣隨意開關受控麼?

甚麼時候我對當下的中國感到如此陌生?又隱約想到似曾相識的景象。我以為中國一步一步穩重的走來,衝擊少了,衝突少了,便愈近希望。為什麼現在卻嗅到文化大革命死灰復燃的味道?就說我是杞人憂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