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司徒華一場無法避免的鬧

今天七一,要是司徒華自己喜歡,「不到維園非好漢」,實在沒有避席的理由,畢竟遊行不是任何人的專利,所以不到黃河心不死之下,一場無法避免的鬧是意料之中,當他們與司徒華遇上,叫任何一方沉住氣亦是徒然,「我出賣咗你啲乜嘢呀?你有啲乜嘢可以賣呀?你係豬係狗,可以賣㗎?」,可是互指對方為豬狗又怎樣?

不過既然華叔希望他們對問題了解清楚一點,那麼民主黨也有責任為一向的支持者解開疑竇,披露是次轉軚投向政改的一始一末才行。是的,他們的政治智慧或許未及你的水平,但說到政治道德,你縱然站在高地,也未必真正的能理正氣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