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梁詠琪的《女兒雄》唱出我們的勇氣

是情歌,也非情歌。寄意、托興,鄧紫棋作曲,而於五一六公投前夕由周博賢寫成,琴音連綿,平靜之下有暗湧,說的是女兒當自強,慧劍斬情絲,亦能聽作不再跟「不懂得守信愛做戲.視我像泥地」的政府作糾纏的壯語。連年「用盡奇論歪理.諸多方法哄我留在這地」;連月「擔保他朝會哪樣美.對白已甚流利」,公投過後,六四過後,今天又見新的「起錨」宣傳片,「但是人大了錯誤過.這謊話怎會叫座」,「我只知這次不撐到尾」,來日只能眺望別人的幸福,七一見。

女兒雄

主唱:梁詠琪
作曲:G.E.M
填詞:周博賢

歌詞

玩弄辭彙的你 編織巧語騙我從未顧忌
不懂得守信愛做戲 視我像泥地
極度和善的我 吞聲忍氣長期陪伴你坐
竟天真等你覺悟過 但是沒結果
應轉身終於忍夠我應轉身 一個出走逗留實在太笨

女人走到了窮途絕地 決不可遭心軟殺死
再退縮再次仁慈對你 最終只愧對了自己
也許跨過這窮途絕地 也不等於得到轉機
我卻知勇氣差之毫釐 來日距離幸福多於千里

用盡奇論歪理 諸多方法哄我留在這地
擔保他朝會哪樣美 對白已甚流利
舊日愚昧的我 想應該會上當留下對坐
但是人大了錯誤過 這謊話怎會叫座
改過自新為贖回自尊飛奔 一個疾走為拾回自己亢奮

女人走到了窮途絕地 決不可遭心軟殺死
再退縮再次仁慈對你 誰又會送我好心地
也許跨過這窮途絕地 也不等於得到轉機
我卻知勇氣差之毫釐 期望再遇幸福需等一世紀
終於我敢擺脫禁忌

Ha 多得你

你已迫我到窮途絕地 我怎可遭心軟殺死
太畏縮太過好心對你 誰為我同情打氣
也許跨過這窮途絕地 也不等於走進福地
我只知這次不撐到尾 來日眺望幸福會妒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