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與 Delete,記與忘

我的憂慮常宅在Save 與 Delete之間。

全是沒有好好處理資訊的後果,相片、歌曲、電影一大堆,分門別類過後最終也如雜草叢生的花園,或塞滿衣物的櫃,每打開一次也就向我嘔吐一次。

由 MSN Messenger 與 Facebook 的朋友分類到電話簿聯絡人,我還是一塌糊塗,亂放一通,然後電郵,存起來不會再看,刪了又怕有日會用得上,像RSS一樣,愈來愈長,每每有永遠讀不完的訊息,看到未閱的數目便怕了,結果跳完又跳,手指也累了。

訊息,像一個mp3檔案,而檔案像一段網路的友誼,其實我可以任由它靜靜的躺在那裡,不理它,沒有所謂的記與忘,沒有所謂的選擇在Save 與 Delete之間。但積壓下來所生成的重擔一直壓在胸口,像難以呼吸的痛,幹麼我不能灑脫一點呢?

沒有互聯網的年代,我還可保留一張唱片,一張明信片,一本電話簿,現在的所有以數碼的形式生長複製,遠超我所能承載,幹麼我不能灑脫一點呢?

只有我願意、忍心按下刪除的一鍵,像那叫世界末日的核彈發射按鈕一樣,像對付垃圾郵件一樣的狠,一了百了,沒有存在的提醒也必然忘掉,我就會再輕省一點,縱然飛不起來,也不用舉步為艱。

朋友問怎樣將微博的一字一句備份,以防某天這些測試版的微博一朝忽爾大江東去,我說就讓這些說過的話流失吧,像對話在空氣中傳送又消散,別要留住,別要錄音我們的歌,別要Youtube記錄我們的戲,別要自己先於政府成為自己的Big Brother,我說起來是多麼瀟灑,在那存於電腦內幾萬張的照片裡,會翻看的又有幾多?數碼億萬,不如裱一張3R放在床前的深刻。

大江東去,在 MSN Messenger 上不要再Block了,索性Delete吧。在 Facebook 上不要再Hide了,索性Unfriend吧,將那些看著名字卻記不起是誰來的電話號碼刪掉,將IM的通話紀錄刪掉,將無用的電郵刪掉,別再貪婪,取消可有可無的RSS訂閱,取消可有可無的微博關注,別要煩惱,別讓自己不再打開的時間囊成為他人一朝搜秘的材料。來吧。

值得的,沒有留念,才會掛念;不值得的,沒有記,才會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