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ook

鄧麗欣《陪著我走》錯別字一表

昨天才讀到《明報》:「十四歲的鄭浩然則是鄧麗欣的支持者,他帶了八百元入場,用三百元買了三本鄧麗欣寫真集。他說三本寫真集中,一本用來收藏,一本用來看,最後一本用來送給中文科老師。他解釋,中文老師支持他看鄧麗欣的文章,由於老師不在香港,故特別買一本送給她。」

當時心想這樣的中文老師也稱得上是「誤人子弟」,料不到今天《蘋果日報》娛樂版便提及鄧麗欣新作《陪著我走》,全書一百四十四頁中只有三十多頁文字,最厲害的重點是錯別字極多,記者更肆意挖苦批評:「Stephy推出的新書錯別字極多,相信沒有請槍。」、「彷彿「找錯字」是全本書最有趣的一環」,叫才女尷尬亦教大家捧腹大笑,還列出一個「才女錯字表」,作為不可多得的反面教材:

錯字:抬 正字:枱
錯字:濛瀧 正字:矇矓
錯字:濛濃 正字:矇矓
錯字:窗廉 正字:窗簾
錯字:豆槳 正字:豆漿
錯字:藍苺 正字:藍莓
錯字:淺踏 正字:踐踏
錯字:泡抹 正字:泡沫
錯字:刻服 正字:克服
錯字:晢學 正字:哲學
錯字:吞逝 正字:吞噬
錯字:遊盪 正字:遊蕩
錯字:換醒 正字:喚醒
錯字:可況 正字:何況
錯字:戒子 正字:戒指
錯字:磨菰 正字:蘑菇
錯字:停拍 正字:停泊
錯字:一拼 正字:一併
錯字:混鈍 正字:混沌
錯字:呼換 正字:呼喚
錯字:瘙癢 正字:搔癢
錯字:猶疑 正字:猶豫
錯字:車箱 正字:車廂
錯字:櫃抬 正字:櫃枱
錯字:煩腦 正字:煩惱
錯字:實淺 正字:實踐
錯字:搖藍 正字:搖籃
錯字:寬趟 正字:寬敞
錯字:凡多 正字:繁多
錯字:刺熱 正字:熾熱
錯字:肩傍 正字:肩膀
錯字:收獲 正字:收穫
錯字:釘著 正字:盯著
錯字:巡回 正字:巡迴
錯字:作遂 正字:作祟
錯字:略過 正字:掠過
錯字:不憤 正字:不忿
錯字:香賓 正字:香檳
錯字:香繽 正字:香檳
錯字:畢挺 正字:筆挺
錯字:仕應 正字:侍應
錯字:背境 正字:背景
錯字:驚顎 正字:驚愕
錯字:迷底 正字:謎底
錯字:從新 正字:重新
錯字:駐定 正字:注定
錯字:久遺 正字:久違
錯字:眼框 正字:眼眶
錯字:急速 正字:急促
錯字:階斷 正字:階段
錯字:柔暗 正字:幽暗
錯字:紅根 正字:紅筋
錯字:零晨 正字:凌晨
錯字:啟事 正字:啟示
錯字:寂莫 正字:寂寞
錯字:磞磞跳 正字:蹦蹦跳
錯字:入場卷 正字:入場券
錯字:漫漫地 正字:慢慢地
錯字:媛媛地 正字:緩緩地
錯字:曠音器 正字:擴音器
錯字:靜俏俏 正字:靜悄悄
錯字:有點綑 正字:有點睏
錯字:無耐地 正字:無奈地
錯字:橢圓型 正字:橢圓形
錯字:俏俏地 正字:悄悄地
錯字:游來浮去 正字:游來游去
錯字:頭昏腦漲 正字:頭昏腦脹
錯字:趟在床上 正字:躺在床上
錯字:番過身來 正字:翻過身來
錯字:一顆樹木 正字:一棵樹木
錯字:語重心腸 正字:語重心長
錯字:瀝瀝在目 正字:歷歷在目
錯字:莫明奇妙 正字:莫名其妙
錯字:掙不開眼 正字:睜不開眼
錯字:淋郎滿目 正字:琳瑯滿目
錯字:長雙廝守 正字:長相廝守
錯字:難已抗拒 正字:難以抗拒
錯字:碌碌眼睛 正字:睩睩眼睛
錯字:萬眾期代 正字:萬眾期待
錯字:游了二十個堂 正字:游了二十個塘

校對不是萬能,作家、記者也有寫別字的時候,兩三錯處情有可原,不過如此這般的白字連篇,有點兒那個,希望買了三本鄧麗欣寫真集的鄭浩然同學,警惕一下,也請其中文老師好好反省。認真的。

集圖成冊的我們這一家

聖誕比平日更為閒靜,今年甚至樹也沒有買回來,而退了雪的奧斯陸已經攤開成軟綿綿的灰毛毯,我們都在家,捧著早兩天收到的相冊再讀,愜意吧。

事緣將一家大小的新舊照收集起來,用上出版商Blurb的軟件,順時序隨意的排好,懶惰得連片言隻字也省下,匆匆匯成pdf檔案,印刷的選項上挑了最好的紙質和硬皮封面,不消兩星期便集圖成書的三本運抵家門,連郵資約一百歐元,保留了一家人的回憶,在三個家裡,一點也不貴,每次打開的時候,像載滿珠寶的皮箱一樣發出亮光照在眾人的笑靨上。

Life with My Sister Madonna

不談音樂便說書,在Madonna的網誌上看到她在呼籲歌迷別買由其弟Christopher Ciccone撰寫的新書《Life with My Sister Madonna》:“A true fan would never buy this book. I’m sure my brother will use the money to purchase drugs. If you buy it, you’ll be hurting me and my family at the same time.”

文章最後卻送上一個直達Amazon的超連結,哈哈,其實是不是變相在宣傳?

Vivienne Westwood 加大碼

袋裝書風行經年,大雜誌亦紛紛印成細開度,以迷你版應市。這一本由西太后下旨的傑作《Vivienne Westwood Opus》卻反其道而行,更比《號外》誇大幾倍,足有90cm × 64cm,超過半平方米的驚人尺碼。再驚人是巨冊的售價,限額九個封面共九百本的發行量,兼附Vivienne Westwood的親筆簽名之下,多謝盛惠一千四百英磅,怪不得即使重達廿五公斤的一本也免收運費。

不過看來有心又有錢的人似乎就不多,二月出版以來仍未售罄,到今天還可讀到《蘋果日報》關於相集製作及於九龍站圓方商場作展覽的報導,原來張張保留了20"×24"的寶麗萊原度印下,無放大縮小的花假,並由專人揭書導賞,以免有什麼毀容意外,到時名副其實的少個「崩」也為你事問,來吧,那些多年情迷Vivienne Westwood項鍊銀包的小乖乖,不當朝聖便作逛名店後的餘興節目。

《生於天橋底》的黃偉文

早陣子在《蘋果日報》黃偉文專欄“Buy Me a Sunday”裡發現漂亮別緻的繡畫一幟,以簡單的針線將Wyman勾勒出來,帶點卡通的漫爛。沒想到這幅出自插畫師Satomi Mizuuchi的作品原來是黃偉文將這個欄目集結成新書《生於天橋底》的封面部分。

相對同報同版卓韻芝“不要讓我在周末死去”的造作,“Buy Me a Sunday”更顯直腸直肚,小巴辣中見大道理,妙語如珠,極有分寸的賣弄得來又有說服力,是整個娛樂版每週唯一可堪咀嚼的飽肚之物,現在一書三冊,包裝上已看頭十足,也期待《死在更衣室》的出版。

你最近看過甚麼書?

你對上最後一本看的是什麼書?清晨五時,熊一豆在MSN上的另一端問我,我來不及回答便把對話框關掉,準備上床睡一覺好。沒想到這一道問題卻如蚊叮,我滿腦子的癢,想著想著最近看過甚麼的書。雜誌槽裡的《字花》和《Milk X》還未曾細閱,床前有一本飲食隨筆《沒有粉絲的碗仔翅》倒是翻過了幾頁,沒甚麼看頭。而小圓桌上黃偉文那本好比金鏤玉衣的《Y》,由尾讀上,看了一半,然而所謂的最近已是兩個月前的時候。

那麼我最近看過甚麼的書,當我打量書架上下,尋找。書架上的書,墳場裡的生魂舊魄,入土為安過後便鮮有重見天日,那些未看完的不會看完,看完的就會忘記,不僅細節,甚至大概的輪廓。原來,我有一整套《今天》文學雜誌、大量有關日本風俗文化的遊記、朋友和他們朋友相贈的著作:消失了的、失去聯絡的、成了名的,如今一個個作者的名字,勾不起半點回憶。只要不再打開,縱有千言萬語。沉默如某某書房裡達官貴人的微笑背後那一列巍峨的裝飾。原來,我沒有看過甚麼巨著,在高低深淺不平的書脊上不會找到《時間簡史》和《紅樓夢》,或金庸、張愛玲等名家作品,所以《字花》串連的“夢見卡夫卡的六十五個人”活動我便完全插不上嘴,對於只會聯想到卡夫奇妙醬的的我來說,實在慚愧,我不曾讀過李碧華和陳慧,甚至張小嫻的小說,至於那幾冊中文英文挪威文的《挪威的森林》,其實我一頁也沒有看過。

走到廚房,看到了,原來我認認真真的,最近看過的書是《海味乾貨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