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anguage

女人最痛之 Will You Merry Me

Fackbook上友人問無線想點,起初還以為是字幕,基於我鍥而不捨的八卦精神,於是看了今集的《女人最痛》,兩分鐘便來料:正當馬德鐘與張可頤情話綿綿之間,一隻背後拖著玩具車的小狗出現在兩人面前,鏡頭推近、大特寫,原來...

怪不得張可頤一臉迷茫,心諗:嫁唔嫁得落好,花盡心思想我落撘,點知Marry呢個字都會串錯,好彩周圍冇人睇倒啫,唔係就真係女人最痛!

香港媒體也當標題黨

原來香港媒體也跟上國內步伐,勢作標題黨,未看內文便先將讀者雷倒。好一個「兒子生性病母倍感安慰」,十個字讀起來本該前四後六,現在五五分帳便叫人啼笑皆非,起初在infilmity微博上見他說:「這故事真讓人感動」,已感莫名其妙。原來新聞是有關患上乳癌的母親因有懂事兒子照顧而深感安慰的故事,真的未談乳病,先見語病。一如昨天《頭條日報》的標題同樣駭人聽聞:「美無人機空襲巴西北部炸死至少8人」,下次不如正正經經寫回巴基斯坦,免貽笑大方。

新聞原文:香港商報

游走在社交網絡之中的中文

登上Facebook就予人相識滿天下的錯覺,哪管對方來自哪裡,許多時候透過一小張玉照便搭上了。當然那五湖 四海裡頭不少是現實的朋友,只是在我的奧斯陸日常社交生活之中根本沒有中文。我想,如果你是我Facebook上的朋友,又不懂中文的話,將會怎樣?那些 方塊字可能仍然是方塊字,又或瀏覽器的設定不同而成為一小塊一小塊的□□□□□,將心比己,換了是我對著排山倒海又看不懂的符號在動態訊息上竄動,早就耐 不住隱藏了他或她。我想,要是大家也是拉丁字母人的話,一串一串的字倒沒有那麼礙眼,還可忍耐與略猜一二,四平八穩的中文字卻像磚頭像牆,不知不覺間隔開 了彼此,所以假如他或她隱藏了我是通情達理,正如我隱藏了那些將遊戲信息像肚瀉一樣到處放的朋友,他們也不會怪我半分。

然後 Twitter,對於香港人這種雙語動物來說,推特圍內中英並用,是如魚得水,信息長短更自如,游龍嬉鳳,好自在。但是可不保證跟隨者會否同樣受得了這種 雙語廣播,正如我不想追隨一位本以為他或她是說英文的Twitter,結果有一半卻是法語,黏住眼晴不舒服,梳不出意思來。然後unfollow了。

然後是新浪微博。有繁體人說會順應內地國情而以簡體字發表,又有簡體人看到我篇篇微博皆繁體後便大叫暈了,我也沒所謂。我看得懂你的,你亦可以將我讀懂就 是。不過在微博這差不多全是中文的社交網絡裡頭,我讀到許多漂亮的中文,新鮮的角度,有趣的觀察,這些是與我平日從媒體所看到的中國大不同,讓我喜歡流 連,關於微博,下次再談。

善意虛報

翠林花園倫常命案中,據知昨凌晨零時兇案單位曾傳出燒焦味,鄰居恐發生火警報警,可是警員到場卻無入屋調查,消防亦未發現有人正在燒炭。屯門區議員朱耀華質疑警員疏忽失職,若當時警員堅持入屋調查,可能提早揭發案件,有望救回一對小兄妹,要求警方解釋交代。

消防列作善意虛報

警方則稱,事發時在場警員曾向女戶主要求入屋查看,但女戶主以子女已入睡為由拒絕,警員認為無可疑收隊。

消防處則稱,昨晚凌晨零時 15分接獲現場發生火警報告時,曾調派四輛消防車到場,其間消防員獲女戶主開門入屋,消防員在廚房發現灰燼,但女戶主解釋是拜神留下,消防員在屋內逗留片刻未發現異樣收隊,列作善意虛報個案。

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鍾錦華拒評當時警員做法是否恰當,但指警員在現場調查時,若當事人對答及神態正常,現場無其他異樣,戶主又拒絕讓警員入屋,警員無權入內調查。

香港《蘋果日報》十月十五日 – 無入屋調查疑失職 警錯過救人機會

— —

善意虛報

從“false alarm with good intent”翻譯過來的「善意虛報」一詞非常容易明白,縱然讀起來感覺怪怪的,大概是讀了陳雲的《解讀中文》及《執正中文》之後多了思考,火警既是虛報又何來善意呢,在香港政府部門常用辭彙裡頭還有一句“false alarm with malicious intent”,那便是惡意虛報,同樣地,要是虛報也當然解作不懷好意。想了一想,將「善意虛報」喚作「誤報」一詞不就是簡單清楚得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