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agazine

國內雜誌教你唸名牌

拆弄 chanel

外語懂不了多少,也要唸得到一串國外名牌的發音,有如銀包裡普通不過的金卡傍身。之所以教人免出洋相的教材永遠有市場,放諸四海皆準,怪不得好多年前也可用作香港補習天王招生的噱頭之一,而一眾本地潮流雜誌亦無一不曾寫過介紹過,之所以有姑馳、扒打、巴黎世家等等一口港府腔,而同一個題目到了國內,就當然有國內版。

以十六歲到廿六歲為讀者對象的時裝雜誌《1626》今期便試圖將由普通話標示的發音一一糾正,別再唸作拆弄、愛露喂、馬克假格布、聖騾蘭,哈,網上不是有一大堆聲音檔案可供查聽麼,ChanelLouis VuittonYves Saint Laurent等等字正腔圓的真人發聲,這些是紙上媒體做不來的,照字面唸的話發音不準之餘,萬一陰陽怪氣就不如叫回香奈兒和路易.威登好了。

其實這些專題真正吸引我的,反而是漂亮的版面,插圖師姚文爽畫得真的不錯喔。

Louis Vuitton Yves Saint Laurent

延伸閱讀:DanWei – 1626 teaches you to pronounce major fashion brand names

真喜歡周秀娜的真

不是所有僆模也是無腦,正如不是全本《忽然一週》亦一無是處,總有值得一看的部分,例如屬於專訪的「留言集」,遠比《壹週刊》的「豪語錄」可讀,今期出版的就有周秀娜,看她的回應,妙語如珠,感覺非常爽,讓我想到成為「忽然女神」的候選港姐林潔瑜的網誌,同樣讀得舒懷,有血有肉真性情,也帶腦出街,在偽人假物當道的社會,仲想點。

— — — —

真喜歡周秀娜的真

膽正命平 周秀娜

看周秀娜,是件很賞心悅目的事。先別說她的胸有多大腿有多長,單看她回應坊間衛道之士的抨擊,已經夠精彩。白韻琴指她的人形攬枕猶如供男士洩慾的吹氣公仔,她說:「我個攬枕入面係棉花,一返屋企就攬得,唔使吹氣咁麻煩,大家可以慳番啖氣。」

言下之意,白姐姐你嘥鬼氣。

袁彌明、何超儀、馬詩慧、周汶錡等齊齊狂插周秀娜敗壞社會風氣,她又說:「如果一個女性身體引唔起男性遐想,我會覺得幾大鑊。喺我呢個年齡,大部分人都鍾意我嘅產品。」

言下之意,你哋班無身材嘅中女auntie, out喇!

十歲從潮州來港的周秀娜,向來膽正命平。o靚模成行成市個個表面扮可愛,實質統統行性感,造作矯扭,你寸我我插你,五十步笑百步,看得令人反胃。周秀娜簡單得多,由始至終只有一種原始武器——脫。性幻想對象就性幻想對象,人棄我取,又是一條生路。

動漫節選美出身的周秀娜,最近紅爆動漫界,算不算「衣錦榮歸」?雖然,她的「衣」,一直都很少。

證明我紅

書展、動漫節結束,周秀娜應該是大贏家。三萬本寫真集和數以百計的人形攬枕,人氣令她高踞各大平面傳媒和電子網絡。你有你罵,她有她剝,剝到疑似露暈,綽號「露暈娜」。愈露愈紅,愈紅愈多人買。罵她的人,還是慳番啖氣好了。

忽:之前玩滴雪糕,最近穿褻衣出人形攬枕,做model有沒有必要這樣搏?

周:我不覺得這是「搏」,之前出過T恤,今次當然要出另外一些產品。攬枕在日本、台灣一早流行,今次純粹是商業考慮。喜歡我的人可以很實在地擁抱一個周秀娜,有甚麼不好?

忽:是刻意讓人有遐想吧?

周:你可以這樣說。我幾滿意自己身形,況且作為女仔,如果不能令男性有遐想,我覺得是一件很大鑊的事。

忽:但假如是性幻想呢?

周:(大笑)Fans買了之後做甚麼,已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我只知道這件事是自己願意的、喜歡的,況且,我又沒有傷害人。

忽:很多人說你有傷風化、敗壞道德。

周:社會風氣,不是一個周秀娜就可以敗壞得了。抨擊我的人,多數受之前寫真集影響。他們大部分從未看過我本寫真集,只是看了報紙雜誌登的某幾張相,便斷定我教壞細路,這對我不公平。

我們這些被人叫「o靚模」的,因為身高所限,很少大牌子找我們行天橋,因此只能做平面模特兒。既然外在因素已令工作有所限制了,自己反正後生,沒有不能嘗試的事,也可以做一些有衝擊性的事。

每個人的成長背景和生活環境不同,批評我的人可能因時代關係接受不了我這套。但坊間的反應告訴我,十來二十歲,我這代的人不單不抗拒,而且還很接受和喜歡,這就證明我的決定是正確。其他的批評,一向少理。

忽:被群插得體無完膚,難道一點不快都無?

周:當然有,我都是女仔,總有軟弱的時候,最討厭被同輩趁機以言論抽水。其實o靚模們都在做大同小異的事情,我只不過跳出了框框,做了可能大家都想,但又不敢做的事。慶幸我EQ向來高,退一步看,有是非,報紙雜誌才有新聞寫。問心,自己也是讀者,有時都覺得這些新聞幾有娛樂性。我既然做這行,不是要去娛樂人嗎?若然新聞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我反而會想,是不是應好好享受呢?說到尾,這證明我紅。

愛惜自己

o靚模通常賣可愛,但周秀娜很倔。她聲線低沉,說話時鼻音重,又無尾音,懶得跟你扮親和。不扮可愛,可能也是可愛的一種。

忽:傳媒叫你「翻版樂基兒」,覺得自己似樂基兒嗎?

周:其實一點也不似。之前並不留意她,自從傳媒給了我這個稱號後,才仔細看她,我覺得不似。不過,這個「朵」不壞,起碼一出道就有人認識,容易令人有印象。

忽: Kama(羅凱珊、前邦民女)說你打假波,怎樣看這個人?

周:不會嬲她,我從來沒有理這個人。

忽:覺不覺得 Angelababy是最大勁敵?

周:我很欣賞她,你也可以欣賞你的對手吧?她不過是一個二十歲女仔,二十歲,可以有一萬個理由放肆和任性,但她做到的已遠遠超過二十歲女仔可以做的事,與此同時還要承受外界的壓力。我不單止欣賞她的美貌,更欣賞她忠於自己的性格。

忽:家中父母、兄弟怎樣看你這條路?

周:到目前為止,依然和爸爸媽媽,哥哥和兩個細佬一起住,他們都支持我,因為知道我是一個怎樣的人。每次簽約或做任何決定前,都會問爸爸媽媽意見,他們同意,我才會做。試想想假若他們不支持,我這條路還能行下去嗎?我覺得只要愛惜自己,就是對父母最大的尊重。

忽:傳聞你的飯局價和上房價高得咋舌,家人也不過問嗎?

周:頭一兩次,當然會好緊張,但當我解釋過後,他們已知道只是炒作新聞。大家若然喜歡看這類新聞,我都 OK,都開心嘅,原來周秀娜都幾貴。但笑下好了,我是絕對不會做將來令自己後悔的事,這也是家人一直相信我的原因。

忽:但作為一個女兒、妹妹,家人有沒有叫你不要太暴露?

周:爸爸媽媽把我的寫真集由頭到尾看了一遍,他們都認為拍得好美。哥哥會幫朋友拿我的簽名相,兩個弟弟更加沒有意見。我說過,我們這一代,都很接受。

忽:男朋友接受嗎?

周:當然,他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人。在我迷惘和困惑時,幫我解決很多煩惱。我做人是衝動型,很多時做了先算,但做了之後,四方八面會出現很多聲音去否定我,很多時令我質疑自己到底有沒有做錯?他每次都跟我分析,幫我回復信心。其實是他對我有信心,他知道我的決定通常不會錯得去那裏。

忽:他會否介意自己女友是少男的性幻想對象?

周:既然是「幻想」,即是不是真啦!他不介意,我覺得他有點驕傲才真。他也做過兼職 model,知道遊戲規則。很多人跟我說,早知有那麼多男 fans,大早就不要公開有男朋友。我不同意,若然再揀一次,都會公開,我們沒有做見不得光的事,偷偷摸摸更辛苦。

又再好勝

周秀娜現年二十四,十歲從汕頭來港,新移民,膽正命平的年代,就由那時開始。第一學期,英文肥佬,成績排名一百三十;第二學期,排三十幾;最後一個學期,排全級第三。都說大陸女子有不一樣的能耐,周秀娜是最佳例證。

上了中學,鄉音完全搣甩了,變了港女,反而開始無心向學。會考得六分,升不了中六,只好去金百利做sales。悶到飛起,跑去動漫節選game girl,得了亞軍,正式入行。

周:在大陸時年年考頭三名以內,因為好勝。家中得我一粒女,不想衰給哥哥和細佬睇,讀書叻,可以令父母更加注意自己。爸爸是第一個申請來香港的,跟着到媽媽、哥哥、細佬,尾二才輪到我。有一年,我只和最小的細佬在大陸,每日去親戚家吃飯,無人管束,很自由。

你覺得我很壞嗎?我告訴你,在無人管束那年,真的可以變得好壞,但我覺得自己幾自律。來到香港,最初不敢出聲,怕俾人笑。畢竟只是三、四年班,小學生還未懂得歧視已做了朋友。

我想,如果自己一直 keep住那份好勝心上中學,成績一定會更好。但那時真的沒心機讀書,覺得日日困在一家學校裏悶死人。中學時代志願是做空姐、導遊,或甚麼採購員。其實也不知道採購員是做甚麼,總之能讓我飛來飛去就好了。

選game girl時,沒有考慮太多,那刻想做便做。真正做model之後,才發覺這也是自己非常喜歡的工作。現在覺得自己又重拾讀小學時那種好勝心,總想向上、總想突破、總想贏,因此我會夠膽做很多出人意表的事。

最近在拍邱禮濤的《死神儍了》,對於將來,沒有太大計劃。做model也好,拍戲也好,這個圈不會一個人玩晒,總需要不同個性的人。只要一日仍有周秀娜的生存空間,就會繼續做下去。

搵食

周秀娜帶來寫真集和人形攬枕,影樓一下子熱起來。

我把寫真集由頭到尾看了一遍,塞班島風光如畫,女主角骨肉均稱,真的令人怦然心動。再攬她的人形攬枕,軟綿綿的,好舒服……一時間,我糊塗了。同樣是性感打扮,為何名門千金日日低胸短裙探中風老父就是孝順淑女,扭盡六壬帶給我們歡樂的周秀娜卻被稱低賤淫娃?

江湖傳聞,十個跟周秀娜合作過的人,十個喜歡她。攝影師愛她甫士多身形好,不用在 photoshop執眼袋和拉長腿。記者愛她真性情,可知藝人大多也是偽人,一邊剝衫一邊上《城市論壇》聲討人剝衫的精神分裂者也大有人在。

今天,我親身體驗過,江湖傳聞所言非虛,尤其看到她在吃一盒已冷掉的豬扒飯,更加覺得她可憐兮兮。

「我食無定時,有得食一定盡量食,因為唔知下餐會幾時。」

突然間,我明了。淫娃和淑女的分別,是一個要搵食,一個不用。

轉貼自第773期《忽然一週》留言集 撰文:林蕾

偽《君子雜誌》

南華集團上頭戇透,一本《君子》有幾多銷路,分分鐘老頂都唔睇,雜誌本來出街冇人知,現在抽稿事件通天,難道等老頂個老頂頒個貞節牌坊畀佢嗎。未見報前還可在撰寫是次事件的員工網誌內知道始末,現在作者Xanga已摺,幸而文章已得轉載無數遍,遍地開花。

唔該上頭先講明有乜範圍唔掂得唔寫得唔做到,唔好等出晒菲林先話停啦,偽《君子》同當奴曾其實一樣冇立場,阿頭話乜就乜,點解自己無意見,因為一早將成副身家、前途、名聲、生意乜乜物物押晒上賭桌,大小分兩邊,遇咗有運行就緊係買阿公唔會再重新評價六四,明明係爛賭,又打晒煲呔扮君子講天主,虛偽。

從鄧玉嬌到艾未未也是如此,互聯網力量就是大大,紙包不住火,你未知,我知,請看以下由高登友揾食啫製作的劇場版,youtube頁有引述網誌原文。

 

 

讀江獻珠談飲食文字

由江獻珠女士所編寫的食譜如《古法粵菜新譜》、《中國點心製作圖解》等一直守在家裡十多年,而其在雜誌《飲食男女》所撰的專欄「珠璣小館家饌」更是我每期必讀,在這個人人皆是食評家的年代,我寧願細嚼她的真材實料,想不到今期她再花了篇幅侃侃而談飲食文字,讓我百感交集,容我先原文照錄:

飲食文字

一想起本刊的流通量,每期達十多萬,保守一點計算,閱讀的人數超過五十萬,每每坐在電腦前,便戰戰兢兢,恐怕寫了不成體統的文字,影響讀者,那就罪大惡極了。最近買了陳雲的《中文解毒》,讀了數遍,心驚之餘,覺得寫這個專欄壓力重重,六年於茲,不用說好的菜式日益難找,而寫與食譜有關的小故事更如百上加斤,每次讀完又讀改完又改,務求通順,不想寫出壞的文字。

學生告我,有網民說我的文字太古老,難讀,因為我年紀大了。又有網民說我的食譜雖然可靠,步驟明白,但多是複雜難做。換句話說,我追不上潮流了;這使我十分自卑。像網民說,我真的是「老餅」了,本應退位讓賢,反正現時廚神滿香江,才子才女遍地,為甚麼我還賴在這裡?

想下去,把心一橫,決定賴到底,原因只有一個,我是個瀕臨絕種的飲食人,我還有值得年輕一輩求問的罕有經驗。有生一日,我當竭盡全力維護傳統,讓如今的人知道吃是福氣,要好好珍惜,要知味辨味,要對食物有要求,不要囫圇吞棗,這樣纔能保守我們良好的飲食傳統。

至於我的文字,確是古老。這難怪,我生於書香世家,自小受的家教,要我們循規蹈矩,所讀的學校,課程與今日的名校,大相逕庭,平日母親還親自教我和哥哥唸古文,暑假祖父又會送我們入私塾。中學時從廣州避難香港,入了英華女校,當時以中英數並重名馳香港學界。我的國文根底是紮實的。

近年甚少外食,沒有太多的飲啖新經驗,寫不出流行的文字,也做不出半中不外的新派菜。平日在家靠讀書娛情,讀到今人的飲食文字,喟嘆連連,食壇上所餘幾位資深寫手,大家都一把年紀了,悲觀點說,難保後繼無人。

台灣的飲食作家,以寫情的方式寫食,太虛渺,摸不著邊際。香港寫食的年輕記者,經驗有限,用的形容詞更有限,於是往往見到「澎湃」二字充斥字行間;香氣可以澎湃,味道可以澎湃,火鍋的湯可以澎湃,殊不知澎湃者,波濤洶湧,大有「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之概。在空氣間飄浮的香,留在口中的五味,在小小火鍋內的湯,如何可以澎湃起來!至於「一朕口隨」,在廣東話裏,「一朕」並不形容香,而是不良的氣味,怎可以隨便亂用?

料不到在我有生之年,香港的文字變得如此「時髦」,我確是和時代脫了節。二零零七年回美度暑假,回來聽電視上的藝員動輒說「電車男」,說 hea,弄得我和外子莫名其妙。結果向的士司機請教纔明白是怎麼的一回事。我們太可憐了,果真像陶淵明在「歸去來辭」中所說:「世與我而相違」嗎?

陳雲是飽學之士,可挺身出來「正」香港的中文,其奈我學養不足,不敢造次,只能小心翼翼,把自己寫下來的,多讀幾遍,遇有問題,多查字典。又因我在美國生活了數十年,有時少不免寫出帶英文語法的中文,經陳雲一語點中,我以後一定會更小心的。

把一鍋水燒滾,我一向用「燒開一鍋水」,但沒有辦法不迎合大眾,只能時滾時開,希望讀者看順眼了,自然會接受的。再不然,「涫」兩「涫」又如何?就算一個「釀」字,明知解作釀酒的釀,醞釀成災的釀,在烹調上用一種食材,塞入第二種食材內的方法,一般人用釀字,其實正字應為「瓤」,但約例俗成,寫了瓤字反而懂的人少,我近來不再隨俗,也改用正當的「瓤」字了。

-《飲食男女》第 721 期專欄「珠璣小館家饌」

是「世與我而相違」嗎?雖然我不曾這樣自問,倒也明白當中沉重的心情。當時代改變,文字必然跟隨其後,當時、地、人的步伐並不一樣,也必然產生距離,要麼無法以自己的言語表達目前的世界,要麼表達了但傷知音稀,說得具體一點,有時我也有著一些看似無謂的堅持,有時會抱怨現今的電腦往往將不少粵語字摒於門外,有時會執著某些字詞的寫法和運用,有時更會擔心許多粵語與其文化將會在政治經濟的改變不毫無抵抗餘地的消掉。但親愛的江女士,無需自卑,溝通總有很多可能,文字只是其一。

My little airport給《Face》雜誌的記者Ivy一樂

前兩天看到雜誌《Face》「起底」真面目報導my little airport近日話題作《Donald Tsang, please die》,讀到阿p接受訪問已經好生奇怪,竟然會跟《Face》搭訕,還有四大網頁。到了今天在Facebook看到阿p寫詞回應,噢艾絲,原來如此:

《給face雜誌的記者ivy》

五月十八號你打嚟想約我做訪問
話想知道關於我哋首《Donald Tsang, please die》
聽到你係Face已經覺得有啲甘
又三唔識七最後受害應該係我本人

我話唔得閒亦唔想做你訪問
但你打好幾次嚟又態度好誠懇
所以我都俾你喺個電話度問
總好過你完全亂作我個心咁諗

開始嘅時候你都係正常咁問
除左無啦啦問我有無女友同佢點諗
我再三叮囑唔好寫我正職身份
你話都唔知我做乜又點會有可能

雜誌第日出街見你訪問埋其他人
而且當中仲包括 我間公司嘅高層
果個仲要 係陳志雲
問佢點樣睇員工嘅呢一首作品

Ivy我知你本身不是這種人
我們都一樣低收入兼出賣靈魂
反正公司裁員時不講社會責任
打份工唔駛賣力到賣埋自己良心

Ivy我知近年畢業是很不幸
讀書時你應該無諗要過呢一種人生
仲要寫多幾多星期 害多幾多人
夏天來了
不如轉吓份工
唔好再等
當你仲可以時 要趁早起行

即日挪威時間睡了一午覺醒來,發現pixeltoy的何山已為歌詞譜曲,暫且在Facebook Video上聽到。題外話,上星期本網誌提及陳奕迅手戴玩飾Natalia Brilli一事,有幸得到《壹週刊》字裡行奸的跟進,不過,甚麼二五絕不是我,我也無本事認識八珍。謝謝囉。

更新:

有關音樂已上傳youtube –

pixeltoy版本

my little airport版本

新新面孔Madonna

任何女星也應該不渴求被今周《New York Magazine》擺上封面,包括麥當娜吧,尤其近日給狗仔隊攝得一臉走樣老態,這個“The New New Face”專題要我想起,如果一定要有香港版本,一定會是鄭裕玲在《忽然一週》,不過必然沒有尚算滿有格調的設計,面龐上畫了一個大心,真可愛,雖然躲於拉皮注肉底下的骨子裡,故事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