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olitics

與司徒華一場無法避免的鬧

今天七一,要是司徒華自己喜歡,「不到維園非好漢」,實在沒有避席的理由,畢竟遊行不是任何人的專利,所以不到黃河心不死之下,一場無法避免的鬧是意料之中,當他們與司徒華遇上,叫任何一方沉住氣亦是徒然,「我出賣咗你啲乜嘢呀?你有啲乜嘢可以賣呀?你係豬係狗,可以賣㗎?」,可是互指對方為豬狗又怎樣?

不過既然華叔希望他們對問題了解清楚一點,那麼民主黨也有責任為一向的支持者解開疑竇,披露是次轉軚投向政改的一始一末才行。是的,他們的政治智慧或許未及你的水平,但說到政治道德,你縱然站在高地,也未必真正的能理正氣壯。

余若薇、何秀蘭、宅女,上街吧

這段日子民建聯等縱是因備受阿爺冷落而不是味兒,但也樂得作隻塘邊鶴看泛民像蛇咬尾巴般自相殘殺,不過風聲、雨聲、吵鬧聲,漸漸沉靜下來了,癥結還在,要平心靜氣的看,撥開雲霧,請花數分鐘且聽余若薇與何秀蘭的發言,有條不紊,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的循循善導,如果香港以後有更多這樣的議員,就是廣大市民的福氣。

再聽 my little airport 中阿p 的《宅女,上街吧》,不無感概。「趁你現在還可以補救.不要再信媒體中的主流.佢哋只會著眼肢體的爭鬥.不會理會暴力的政策才是因由」,明天七一你會上街嗎?記住,為自己所支持的理念而上,不要受別人的左右,別忘了最初的赤子之心,別動搖。

延伸閱讀:

余若薇: 開始明白點解民主黨被當建制派 @ 政改表決動議辯論
何秀蘭@就修改立法會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 (含場外情況) -1/2

梁國雄、司徒華,一串問號

離家幾天期間得悉長毛因為痛罵華叔一句癌上腦而給人大造文章,竊以為不過是讓別有機心之人找來話柄搞一杯風波,將民主黨棄明投暗引來的焦點轉移視線,難得又有群眾附和,只嘆大家糊塗。

不過回家後有機會看到現場片段,又忽地明白何以事後會有群情洶湧的責其涼薄,的而且確,渲染之烈幾達文革批鬥,然而情景並不陌生,與早前於銅鑼灣大嗌曾蔭權仆街無異,同是此起彼落句接句的模式,甚至也可換成特首暨眾高官喊政改、起錨一樣,了無新意,部分人接受不了是因為受靶對象變為一向受人景仰的司徒華,不難怪。

太過習慣了廣東話之惡毒,對我,就當時場面計算,癌上腦之言遠遠不比接二連三的司徒華仆街來得震撼,但是我更留意其時長毛對華叔擲下的三言兩語,給我帶來一串問號。

以長毛跟司徒華相識多年,何以偏要在這刻重提華叔以前為共產黨一員,又於八九年後給中共趕走之事?並指其不敢撰寫自傳的原因是過去有四十多年不能見光的歷史,梁國雄說得出來便該知細情,但這不阻其二人過去的友誼,既是接受得了又何來在這時候來個懸念式的抹黑呢?與其在癌上腦一事上兜圈,我更好奇近來這好比權力鬥爭的幾場交手,而當中我們所追求的民主,於政客眼中其實又是什麼?

流氓與紳士

現今法律之下,流氓再惡也只惡得出一副惡相,紳士再紳亦只會紳束別人,而你既不是流氓也不是紳士,卻是兩者最壞部分的揉合。站在道德高地上譴責他人的下流,又落在當中向上指罵。你是姿勢,你是擾攘,你是向妓女丟石頭的人,不,你不過是手上的那塊石頭,那廿三條。

讓梁詠琪的《女兒雄》唱出我們的勇氣

是情歌,也非情歌。寄意、托興,鄧紫棋作曲,而於五一六公投前夕由周博賢寫成,琴音連綿,平靜之下有暗湧,說的是女兒當自強,慧劍斬情絲,亦能聽作不再跟「不懂得守信愛做戲.視我像泥地」的政府作糾纏的壯語。連年「用盡奇論歪理.諸多方法哄我留在這地」;連月「擔保他朝會哪樣美.對白已甚流利」,公投過後,六四過後,今天又見新的「起錨」宣傳片,「但是人大了錯誤過.這謊話怎會叫座」,「我只知這次不撐到尾」,來日只能眺望別人的幸福,七一見。

女兒雄

主唱:梁詠琪
作曲:G.E.M
填詞:周博賢

歌詞

玩弄辭彙的你 編織巧語騙我從未顧忌
不懂得守信愛做戲 視我像泥地
極度和善的我 吞聲忍氣長期陪伴你坐
竟天真等你覺悟過 但是沒結果
應轉身終於忍夠我應轉身 一個出走逗留實在太笨

女人走到了窮途絕地 決不可遭心軟殺死
再退縮再次仁慈對你 最終只愧對了自己
也許跨過這窮途絕地 也不等於得到轉機
我卻知勇氣差之毫釐 來日距離幸福多於千里

用盡奇論歪理 諸多方法哄我留在這地
擔保他朝會哪樣美 對白已甚流利
舊日愚昧的我 想應該會上當留下對坐
但是人大了錯誤過 這謊話怎會叫座
改過自新為贖回自尊飛奔 一個疾走為拾回自己亢奮

女人走到了窮途絕地 決不可遭心軟殺死
再退縮再次仁慈對你 誰又會送我好心地
也許跨過這窮途絕地 也不等於得到轉機
我卻知勇氣差之毫釐 期望再遇幸福需等一世紀
終於我敢擺脫禁忌

Ha 多得你

你已迫我到窮途絕地 我怎可遭心軟殺死
太畏縮太過好心對你 誰為我同情打氣
也許跨過這窮途絕地 也不等於走進福地
我只知這次不撐到尾 來日眺望幸福會妒忌

給「星之子」陳易希的勸諫

再聰穎的科學家、發明家也好,最重要是懂得明辨是非,保持頭腦清醒之餘也要保住良心,這樣才能作福萬民,不然就成更大的魔鬼,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你懂的。

為你不向政府說不難過,也許有難言之隱的受壓?還是與政府之間相互投桃報李?希望你日後不要再錯下去,生於八九年的你,也不該是無知的年紀了。

起錨或超錯,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