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ee

Number (N)ine白骨迪士尼

時移世易,一向天真無邪的Hello Kitty也要打破粉紅色的春夢轉玩Black Wonder,正如純情玉女亦有行性感的一天,迪士尼童話王國幾位不老的台柱偶爾反叛一下,始終比永遠裝可愛更有看頭。在老合作Number (N)ine的魔法之下,高飛狗、小鹿斑比、小熊维尼與小木偶便台型十足十,變身骷髏頭大玩Band Sound造型,新經典一刻,自然不可能走掉米奇老鼠的一份。

source: Cliff Edge

坦胸露乳 裸女成群Tee上街

近兩年以來,各地街牌不約而同的樂此不疲,將裸女圖樣擺上心口放上Tee,挺胸縮肚、收腰兀臀、張臂擘腿,要幾有姣好幾挑姣好,什麼姿勢也有,配以權力與財富的符號混為一體,波濤洶湧之下的走上街,挑逗或挑釁?看官自評。

Acapulco Gold

Kiks Tyo

Married to the Mob

Sinful Things

Crooks & Castles

Fuct

Two In The Shirt

Shmack

FiberOps

Coup De grace

Jeepney

IM King

Bobby Fresh

In4mation

Rocksmith

Mishka NYC

Alife

Staple

OriginalFake

WrongWroks

Quolomo

乏味廿四味,PK香港電台

起初還以為改名改得正,由一杯清熱解毒的涼茶化為本地Hip Hop團體的24 Herbs廿四味,聽後發現音樂上不見出色,而內容原來又是滿腔怒火的了無新意,看了幾個MV後就更不感恭維,承認是我那門子來的偏見,總覺得是一群有錢人在裝草根,核核突突,叫人滴汗地鄙夷。看看這堆取材自他們一曲《Respect Tou Pok Kai》的縮寫設計的T恤與帽,明顯是自以為在幽香港電台RTHK的標誌一默,原來趣味真有高低級之分。

source: 24 Herbs 2008 Summer Collection

奧運時裝與政治禁語之Kappa Tibet事件

與北京奧運有關的時裝除了一律的紅外,還有大大小小品牌的跨界合作,湊一個賺錢機會的熱鬧,Subtle如Stussy與Milk誌的出品,流行了幾年的骷顱頭圖案再加京劇面譜。不過更多人喜歡大鳴大放的loud,無論支持與反對。

在剛過去的週末閒逛時發現,奧斯陸有小店在櫥窗上掛上針對北京奧運的“Free Tibet”Tee。時地不同,遭遇各異,要是在香港販賣,下場該會像早前G.O.D的「拾肆K」一樣吧,甚至給憤青先警方一步KO掉了。

大商家卻不可能走運,最新例子是知名意大利運動服品牌Kappa,雖然沒有在太歲頭上動土,透過互聯網的無遠弗屆,意大利那邊展示西藏旗幟的外套還是給人翻出來了,杯葛抵制之聲底下,品牌的中國獨家代理立即要劃清界線,聲明無意損害國家利益及傷害人民感情的同時,歐洲那邊的網站亦迅速將有關貨品下架。原來,Loud不得。

小奧買衫者言 S/S 08

心臟不太好,心情也不太好。從衣櫃也從網上筆記本翻箱倒篋的找來一堆新舊衣衫,隨便寫。

Viktor & Rolf

畢竟不是人人皆當徐濠縈,於我來說可望而不可穿,入秋3D立體字真的超創意搶眼,比一眾睇到眼花花,齋玩漫畫字加對話框的高幾班,當然後者著出街就無人會當怪物咁睇你。

Andersen & Lauth

可穿度大增卻依然跟我無緣,是冰島老牌Andersen & Lauth。擅玩新舊配襯,風格穿越古今,不按剪裁的規條辦事,帶點暗地裡的神經兮兮,正經八斗的永遠駕馭不來喔。

 

Mundi Design

同樣來自冰島Reykjavik,Mundi Design已經登陸英美意法日,不用介紹也看到是走天馬行空的路線,奇形怪狀間營造出色彩美麗新世界。自己著唔起,齋睇已經夠正。

Marimekko x H&M

兩個北歐名牌走在一起不一定就有火花,以奇花異草大紅大綠圖案走紅半世紀的Marimekko搭上今季H&M的crossover,男女童裝一律的醜,例外有兩三條經已斷貨的大紅花裙,保得住神髓。萬幸沒有用上大家最心愛的Unikko花花Signature。真正愛好者還是緊守Marimekko的崗位好,又或期待秋季的H&M x Comme des Garçons吧。

Raf Simons

Short shorts地。又一個十年,今年盛夏超短褲回歸,不知道跟迷你裙與經濟向好的理論有沒有關係。褪下Raf Simons的時裝味,你要是穿得像個童子軍,或是光管香雞腳的持有人便不如藏拙好了。而比Raf Simons更短的也有,不怕露械的話請自便。

Nike

別笑我執迷不悟,管他爸的流行不流行,我就是只穿Nike Dunk的偏執狂,剛又入了一對白金奧運劉翔別注。而SB系列衣飾裡頭中,我第一眼看到這件狀似精神病院服的衛衣便誓要搜刮回來,谷歌當然不負有心人。買回來的中碼不長不短一如度身訂造,因為我本身便是標準,哇哈哈。

WrongWroks

WrongWroks的最新系列是反轉七十一與麥當勞老字號的小趣味。不過更惹我注目是早個多月將多啦A夢和SpongeBob二合為一的DoraBob設計。叮噹的天真與海綿寶寶的傻,真的是天作之合,不過不用再配SpongeBob的Bapesta了。Enough is enough。

Maison Martin Margiela

好幾季前瞥見雜誌裡陳奕迅身上這件MMM的時候,早已斷市,最後找到紐約店最後一件!萬千感謝。雖然trompe l’oeil錯視Tee已經玩到水尾,加回大熱的霓虹色暗姣又OK,就算自己毫無星味,呵呵。

Henrik Vibskov

聖馬田畢業生丹麥奇特男,玩音樂搞藝術,與其說是時裝設計師,更像多媒體創作人,作品以前衛著稱。零八系列秉持大膽的玩味,詼諧有趣,照穿如儀的話可以活像小丑,玩mix&match減去了舞台效果卻時裝味最濃。

10 Deep

紐約街牌10 Deep愈戰愈勇,由顏色配對到圖案設計都快人一季。北京奧運未曾開始便先頒獎。我貪心,大大個獎牌掛在心口的一列不要,要細細件擺滿玻璃櫃那種才放得下的風光。

410BC

品牌的意念來自公元前410年的雅典恢復了民主,代表要為自己的信念而戰。實際上與其設計又有甚麼關聯,天曉得。不過色彩斑斕奪目醒神,懷舊卡式帶圖形非常普普,由瘦身男示範,實物卻沒有想像中窄削緊。

Stussy

喜歡Stussy的最大原因是貪其夠平,尤其寫上城市大名的那些,多一件唔知,少一件唔覺,可有可無的有一個美名叫襟擺。對於價錢明走高一級的新線Stussy Deluxe呢,暫時找不到有甚麼特別之處。

Futura Laboratories

為什麼愈來愈難找,慣到的網店上鮮有新貨,有的話不是缺色便是斷碼,FL你知道我多麼想有人可以為我在日本購下你每一季的新裝,事實上你是平平無奇,卻讓我穿得最好。

Billionaire Boys Club

搶錢品牌BBC今季依舊沿用沖涼猿人的幾度板斧,先行謝過全副武裝One Gear玩撞彩的風格,只有機械人和Ice Cream Face得我歡心。

Diamond Supply Co.

上年貨。不過今年依然大大顆鑽石放心口,如果有著超心情意結又不想有大S字樣的張揚,Diamond Supply Co.可以考慮,布料亦夠厚身,價平質高之選。

Uniqlo

早前貪得意隔山買牛托朋友寄來Bossini X Super Mario別注,結果超激心,相片靚靚,實物就核突得不能說笑,好彩這個教訓不算昂貴。要平又要好,仍是Uniqlo。長青的Keith Haring可入,Mos Burger就粉絲必買。最想得到的老虎呢,又是日本限定,頂。